×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不得不承認美國醫術很強:斷了6年的雙臂,竟成功移植他人手臂,太不可思議了

春花 2021/11/04

手臂斷掉以後還能再接上嗎?

你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現代醫學給出的答案是 可以。

在美國先後有過六名四肢截肢者,接受過雙臂移植手術,30歲的約翰便是其中之一。

約翰是一個嚴重的四肢截肢者,而他的悲慘經歷源自于他的軍隊生涯。

2005年 24歲的約翰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美國大兵,並在2年後被派到伊拉克執行任務,當年的他可以說是意氣風華,很快就升到了中士的軍銜。

隨後 從伊拉克回來的第二年,他被再次派到阿富汗執行任務,而這一次的任務,卻給他帶來了一生的災難。

約翰記得很清楚,那天他們的部隊正在進行一次下車巡邏,他們的任務是檢查村莊裡的每戶人家,同時搜索叛亂分子的營地,前面幾戶人家都很配合,但他們來到的最後一個院落卻有點荒涼,也透露著不同尋常的異樣。

而作為掃雷的士兵,約翰不得不走在最前面,接下來的劇情不用就想知道,就在約翰邁出右腳轉身的時候,一聲巨大的保爆炸猛地傳來。

原來 約翰踩到了一個簡易的爆炸裝置,當場被炸到了空中。

當其它沒有受傷的隊友找到他時,他的右腿和兩隻胳膊已經被炸斷,只有左腿還皮肉脫離的掛著。

在一架直升飛機的護送下,約翰被轉移到一家軍事醫療中心,因為傷勢實在過重,很多人都以為他可能活不下來。

但在昏迷了兩個多月後,約翰竟奇跡般地醒來了。

從這時就能看出他頑強的求生意志,但命運並沒有因此而善待他,當時 約翰已經失去了兩臂和右腿。

而讓他情況更嚴重的是,他還感染了一種危及生命的食肉真菌,真菌吃掉了他的大半條左腿 一直到臀部。

因此 醫生不得不又切掉了他的左腿,至此 約翰徹底失去所有肢體,從健全人淪為了特殘殘廢。

而更糟糕的是,他新婚一年半的妻子竟因此拋棄了他,讓他變得孤立無援,經受了接連不斷的身心打擊後,約翰一度意志消沉,甚至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

好在母親的精心呵護讓他重新燃起希望,在經過十幾個月的恢復後,約翰像所有退役軍人一樣,開始了艱辛的複健之路,對于一個生性好強的人來說,處處都需要別人的説明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最後經過十幾個月的訓練,約翰終于能夠獨立行走,也能夠通過機械臂獨立做一些事情,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尤其是互聯網的存在,讓約翰得到了接觸外界的機會,他開始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也收穫了很多粉絲和鼓勵。

但在幫助開導別人的時候,約翰的行動還是困難重重,長期的佩戴假肢讓他斷臂上經常淤青不斷。

而且還是需要別人的很多説明,幾年後 在一次上網流覽時,約翰偶然發現了西班牙一個男人,接受雙腿移植手術的新聞,他心裡頓時泛起了一陣波瀾,自己是否能做這個手術呢?

約翰當即開始搜索資訊,最後找到位于波士頓的布列根婦女醫院,布列根醫院是世界上僅有幾家,能夠實施肢體移植手術的醫院之一。

自2011年開始 他進行了四次這種手術,也就是從捐獻者的身上取下一部分,移植到被捐獻者的身體上,但移植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做,這不僅需要合適的配型,也需要被捐獻者的超強的身心素質。

因此 接到約翰的詢問電話後,醫院並沒有直接給出答案,而是邀請他來到波士頓,進行了一輪深入廣泛的心理和身心評估,這時 約翰超強的身心素質體現了出來。

醫生經過評估,當場就認定了他可以進行移植手術,但手術需要合適的配型,因此約翰不得不接著耐心的等待。

這一等就是好幾個月,約翰急的每時每刻都把手機放在身邊,生怕漏接了醫院的電話。

同時 為了緩解焦慮的心情,約翰開始登錄交友網站,沒想到這竟為他引來了一段良緣,他在交友網站認識了一個女孩,對方也被他的樂觀和有趣吸引。

經過五個月的約會,他們建立了堅固的情侶關係,而這也更堅定了約翰做手術的決心,因為他不想總是讓對方照顧自己,就在等待的第六個月,約翰終于接到了醫院的電話,他現在有合適的器官捐獻者了。

聽到這個消息 約翰欣喜若狂,但很快又崩潰的哭泣了起來,因為這意味著另一個人的去世,他只能在心裡的默默的感激。

接到電話的24小時內,約翰來到了波士頓準備接受手術,整場手術的難度令人歎為觀止。

首先 需要用金屬板將約翰的骨骼和捐獻者的手臂連接起來,接下來 醫生會使用顯微鏡與精密儀器,連接約翰的動脈和靜脈,當血液開始流動時,約翰的新手就會煥發新生命的粉紅色。

然後醫生會接著修復肌肉和肌腱,將約翰的神經連接到捐獻者的手臂上,沒有人能保證手術的成功率,弄不好還可能會導致各種併發症。

因此約翰的女朋友十分反對,但約翰依舊決定放手一搏,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不能失去的。

對于醫生和患者而言,這場手術都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整場手術一共持續了16個小時。

兩個醫療小組同時移植兩隻手臂,等到手術結束時,所有的醫生護士都累的說不出話。

而約翰這邊的初步跡象十分不錯,他在清醒後高興的大喊大叫,覺得自己立馬就能迎接新生活,但當麻醉逐漸褪去 疼痛逐漸顯露,約翰才真正反應過來,他疼得撕心裂肺。

差點就喊護士過來想要重新截肢,但想到捐獻給自己肢體的人,約翰最終還是咬牙挺了過來。

對于公眾而言到這裡已經是終點,但對于病人而言,手術僅僅是故事的開始,把手臂接上並不意味馬上就能用手指。

在此之前,約翰還要進行大量的高強度物理治療,而就在日復一日的艱苦訓練中,在女朋友的耐心的陪伴下,約翰漸漸的開始能動手指,視訊中高興他的像個孩子。

這時 距離他手術已經三個多月,當一個人一無所有的時候,僅僅一點功能就是不可思議的,雖然不能做很精細的工作,比如剪指甲、開髮膠蓋,但約翰每天都在努力增強力量和控制力。

漸漸的他能夠自己做俯臥撐,還能夠在改裝的車上熟練駕駛,在不到一年半的時候,他甚至還開始做引體向上的鍛煉。

雖然不太可能,但看到這一幕真害怕他的手臂下一秒斷掉,靠著新獲得的力量,約翰展開了全新的生活。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手術是十全十美,他的神經以每個月一公分的龜速,從捐獻者的手臂上生長著,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約翰的手臂幾乎沒有什麼知覺。

而這段時間手臂很容易受傷,有一次約翰不小心靠到蒸盤上,頓時把自己燙出了一個大包,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

直到別人提醒才知道,與此同時,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困擾著約翰,那就是排斥反應。

排斥反應是指病人的身體攻擊移植的部分,這是一種生物的本能,因此 在接下來的一生中,約翰每天都需要吃免疫抑制藥。

這種藥會抑制身體的免疫系統,從而降低身體對移植肢體的攻擊,但它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會使約翰更容易受到日常的感染。

比如流感、細菌甚至是癌症,可以說 約翰的路才剛剛開始,而他心裡也十分明白,這個世上沒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事。

可以看到約翰的手臂上有許多紅疹,這正是身體對新手臂的對抗,而隨著眼明顯皮膚病灶的出現,這似乎是他迄今為止最嚴重的一次排斥反應。

如果症狀持續惡化下去,約翰很可能會面臨重新截肢,現在 他的免疫系統已經非常脆弱,不能再靠藥物去進行抑制,能不能挺過這一關,似乎只能靠約翰的運氣和意志。

而對此 約翰依舊沒有喪失鬥志,雖然一直面臨著排斥反應的危險,但約翰並沒有停止自己的生活,對于他而言,生活就像一場又一場的戰鬥,他能做到的只有迎難而上 雖敗猶榮。

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約翰的頑強無疑不令人感動,醫學的發達也令人十分感歎,只是想想他失去手臂的原因,又不得不讓人感概。

可能這就是戰爭的代價,戰爭使平民失去了家園和生命,使士兵失去了四肢,任憑時光磨平了大多數的痕跡,一些傷害還是永遠留了下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