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老闆好心收留窮小子,不料引狼入室,他竟看上漂亮老闆娘!

春花 2021/11/04

深夜的小河邊,一對年輕男女正在幽會,他們擁吻著,肆意感受著對方的體溫,當內心的躁動達到頂點時,男人解起了女人的衣扣,女人輕輕將其制止,猶豫片刻後,卻又自己把扣子全部解開,隨後她躺下身,靜靜等待男人的下一步行動。

花好月圓夜,正是佳人相聚之時,可任誰都想不到,其實他們並不是夫妻,甚至連情侶都算不上,這個女人叫阿柳,因為父親欠下高額債務,她被迫賣給了比自己大30歲的老男人五魁,五魁也沒想到,自己來收債,居然會收到個年輕媳婦。

只可憐阿柳跟他離去,唯一掛念的是體弱多病的母親,臨走前還不忘囑咐街坊,替她好好照看母親,等她掙夠了錢還完債就回家,阿柳面對五魁,自以為人生就此陷入黑暗時,一個年輕人的出現,卻成了一道亮眼的曙光。

兩人在即將乘船離開時,一個叫金仔的年輕男子突然趕來,想要給他們打工,說白了其實就是想靠體力,順路搭一下船,五魁沒有拒絕,反正他這正好缺一個撐船的,這白給的勞力不要白不要。

為了試一試金仔的水性,五魁往水裡丟了個酒瓶,叫他下去撿回來,金仔沒有猶豫,一個猛子紮進河裡,僅不到半分鐘,就安然無恙地把酒瓶撿了回來,就這樣,一行三人上路了。

阿柳雖然對五魁沒有好感,但卻被金仔這個,既年輕帥氣,又健碩力足的年輕小夥產生了一絲情愫,金仔光著膀子,渾身上下散發著雄性荷爾蒙,阿柳也穿得清涼,兩人推船時還有意無意地碰撞了一下,小心臟砰砰跳個不停,路上,他們遇到一個被石頭卡住的大姐,對此,無情的五魁想要選擇視而不見,怎料金仔卻毫不猶豫,跳下河前去幫忙。

大姐在感謝之餘還不忘祝福他們,原來大姐誤會他們是一對兒,不過卻是說到了兩個年輕人的心裡,金仔年輕力壯,心地又善良,這讓阿柳對他的好感,直接呈幾何倍猛增,見金仔肩膀受傷,阿柳也不顧男女有別,也沒考慮五魁的感受,竟直接用手幫他上起藥來。

五魁早已注意到兩人之間的異樣,忍不住一聲怒吼,將他們從幸福的幻想拉回現實,夜裡,五魁鼾聲如雷,吵得兩個年輕人根本睡不著,阿柳借著夜色,偷偷躲到船頭傷心哭泣,金仔見狀也坐起身,兩人就這麼看著彼此。在金仔的詢問下,阿柳本想靠近他,傾訴一下自己的痛苦,怎料五魁卻在睡夢中,無意間將她攔下,就此兩人也只好作罷。

第二天,船靠了岸,金仔的工作結束,三人也就此別過,為了生存,金仔來到一家傢俱廠尋找工作,他年輕帥氣,還會開鏟車,當場被女老闆相中,怎料,這裡真正的老闆竟是五魁,而女老闆則是他的女兒。五魁一看新收的員工是金仔,當即提出將他辭掉,奈何女兒百般求情,他才就此作罷。

這下好了,金仔和阿柳又能天天見面,兩人每天工作時,總是忍不住要眉來眼去,眼尖的五魁發現後,再次有了辭掉金仔的想法,怎料此時女兒早已喜歡不上金仔,在她的阻攔下,五魁只得再次放棄。

五魁雖然有錢有勢,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獨拿這個女兒沒辦法,他雖然對別人強橫,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兒奴,可以不辭掉金仔,但為了避免他再跟阿柳接觸,五魁把他派去卸貨,同時他也加緊了對阿柳的攻勢,不但帶她去買金表,還特意帶她參觀了自己的豪宅,怎料,視金錢如糞土的阿柳,對這些全都不屑一顧。

為了徹底讓金仔和阿柳見不了,五魁不再讓阿柳來廠裡幫忙,只叫她在家歇著,澆個花喂個魚,好好享受闊太太的生活。這天,金仔在卸貨時,把次品傢俱扔下了車,五魁見狀不禁沖他發火,可金仔不想做昧良心的生意,于是兩人就吵了起來,金仔是個有骨氣的人,既然道不同,那就各走各的吧,他一氣之下,當場主動辭職。

為了謀一條生路,金仔聯合幾個朋友,決定自己開個傢俱廠,跟五魁好好鬥一鬥,這邊金仔的創業計畫開始實施,另一邊他跟阿柳的感情也迅速升溫,夜晚時兩人在湖邊相見。

阿柳與金仔約定,每到月圓之時,他們就來這裡見面,怎料,不久後一個噩耗突然傳來,由于大家開工廠的錢是從五魁那借來的,五魁以他們勾引阿柳和自己女兒的事,對他們實施了打壓,將他們欠款的三分利息提高到了五分,眾人決定以後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不然這個廠子就辦不下去了。

然而,五魁的打壓並沒有擊潰金仔對阿柳的愛,月圓之時,他毅然去了湖邊赴約,許久未見,甚是想念,兩人剛一見面,就相擁著激吻起來,情到濃時,阿柳更是主動解開衣扣,可她沒想到的是,在這關鍵時刻,金仔卻退縮了。

五魁不是個無情無義的人,他不想因為自己,把朋友們全都逼上絕路,阿柳無奈之下,只好送給他一枚衣扣作紀念,金仔這邊感情受阻,另一邊事業上也出現問題,就在他們的生意蒸蒸日上時,客戶卻因為傢俱的質量問題找上門來,而巨大的虧損直接動搖了軍心。

幾位股東當場表示要退股,為了挽回口碑和名譽,金仔以身作則,他不顧眾人反對,毅然將庫存的傢俱全部燒毀,由于資金短缺,廠子只能暫時關閉,五魁得知這個消息,簡直樂開了花。可反觀阿柳,卻是一臉愁容,滿心都在為金仔的以後感到擔憂。

五魁實在想不明白,自己有錢有勢,對阿柳還溫柔體貼,除了不如金仔年輕,哪一點比不上他,阿柳為什麼就是看不上自己呢,對此阿柳沒有解釋什麼,只是默默地流下一行眼淚,五魁見狀瞬間沒了興致,只得冒著雨憤憤離去。

不久,金仔找到阿柳,他這次是來告別的,他要去外地學習新技術,等回來後打算尋條別的路子,把傢俱廠重新辦起來,他承諾,一定會開家比五魁更好的傢俱廠,蓋一棟比五魁更好的洋樓,就這樣,在經過不懈地努力學習後,金仔的傢俱廠重新開張,他之前燒傢俱的事也登上報紙,為他成功挽回了名譽,生意一單一單地找上門。

很快,金仔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小老闆,在賺到錢後,他第一時間找到五魁,要替阿柳贖身,怎料五魁數了數錢,卻說少了一半,一問才知道,原來阿柳父親當年向他借了六萬,而現在金仔只帶來三萬,金仔聲稱借條上寫的期限是三年,自己先還上三萬,剩下的三萬明年再還,說完就帶著阿柳逃走了,臨走時他還放下狠話,他建的洋樓一定會比五魁的樓高出一匹瓦。

接下來日子裡,金仔的傢俱廠生意越來越好,他從小老闆慢慢成長為財大氣粗的大老闆,可讓阿柳失望的是,金仔有了錢,整個人也開始發生變化,他不再是以前那個善良單純的金仔,而是漸漸向五魁靠近,成為只顧利益的商人。

阿柳為了帶村裡人一起致富,想跟金仔借點錢做花卉生意,可阿柳卻只想讓她做賢內助,根本不願幫她,無奈之下,阿柳只好去找五魁,五魁卻毫不猶豫,給了她好幾遝鈔票,誰成想,錢還沒到手,金仔卻突然竄出來,把錢全部打落在地。

此刻的金仔,比五魁還要霸道,之後,五魁又帶阿柳去買金表,買完金表又帶她去參觀自己的洋樓,金仔的洋樓相當氣派,比五魁的房子整整高出一層,阿柳正滿心歡喜地感受著這番奢華,金仔卻叫她以後不要再出去工作,只在家澆澆花,喂喂魚,做做飯就好,他所做的和所說的一切,跟當初的五魁一模一樣。

阿柳失神地來到陽臺,正發呆時,忽然看到樓下的胡同裡,走來一個落魄的大媽,見此情景她又想起,自己的年邁的母親和那個貧窮的小山溝,她不願自己獨享富有的生活,于是便悄悄離開,一路直奔湖邊,乘上船回了家鄉。

金仔依然像當初的五魁那般,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現在已經這麼有錢,為什麼阿柳卻反而開始嫌棄自己,所謂薑還是老的辣,大姐告訴他沒有良心與真誠,再有錢也是窮人,這句話讓他茅塞頓開。

在大姐的指點下,他去了阿柳的家鄉,到了後他才發現,這裡的情況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土地乾涸到龜裂,家家戶戶窮到揭不開鍋,而阿柳家的條件是最差的。

她年邁的母親所住的房子漆黑一片,唯一的光亮來源是屋頂和牆上無數的漏洞,這房子冬不暖夏不涼,遮不了雨擋不了風,根本不像人住的樣子,阿柳這次回來是向鄉親們籌錢的,她打算帶大家學習種植花卉的技術,並開發家鄉的盆景資源,帶領大家一起走向富有。

她沒有跟任何人借錢,憑著自己的努力,成功經營起一家花卉盆景種植基地。五魁已經被這個堅強的女人徹底折服,為了表示自己的敬意,他當眾把六萬元的借據燒掉,為了開辦一家像樣的花卉公司,阿柳也打算像金仔當年那般,去外地學習更加先進的技術和知識,幾年過去,這對意中人的條件早已翻天覆地,可他們卻不得不再次分離,而這次,去的是姑娘,留下的卻是小夥。

望著阿柳遙遙離去的背影,他終于理解了當初阿柳的心情,那種故人離去的悲涼,與無期的等待,叫人眼淚直流,金仔脖子上還掛著那枚扣子,他努力了這麼久,終究卻還是得不到想要的愛情,在思索良久後,金仔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他趕忙撐起另一隻小船,朝著拿到靚影急急追去。

夕陽下,兩人的身影終于交匯,他決定,無論阿柳去到哪裡,他都永遠追隨,一生一世唯心不變,一開始的阿金,貧窮但有良心,他不服命運的安排,勢要與鬥與地鬥與五魁鬥,決定搏出自己的路,後來,他成功了。

可在鬥過五魁後,他卻開始得意忘形,富裕安逸的生活過久了,他已經脫離曾經身處的基層群體,而驕橫的他被豬油蒙了心,對那些幫助過自己的窮苦群眾不再感恩。就像大姐說的,只有心裡富裕才是真正的富裕,而阿柳則做到了這一點,她從始至終,都感恩著養育幫襯自己的鄉親們。

她不甘獨自享受安逸奢華的生活,決意帶大家一起致富,她雖然是個女人,但從不是個自私的人,更不是貪圖享受的人,她代表著新時代的女性,那種堅韌不屈的精神,使她也不甘向命運妥協,而這些 都是金仔不具備的。

他後來的種種表現都足以說明,他拼搏,只是為了跟五魁賭一口氣,所以他是膚淺幼稚的,雖然阿柳不如他成功,但註定將來比他有更大的作為,畢竟懂得感恩,是為人之道中最重要的原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