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富婆看到維修工偷自家鑽石,為了保命,她只能假扮盲人,最後結果不得而知

春花 2021/11/04

這個女人正在鏡子前梳妝打扮,她穿著精緻,妝容淡雅,顯然是個寶刀未老的貴婦人。忽然 門鈴聲響起,她關掉音樂來到門前,小心翼翼地詢問來人的身份。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他是物業的,是來修水管的。女人打開一條門縫,問對方能不能明天再來,男人聞言顯得有些不耐煩,馬上要過年了,活都排到年後去了,你們家能等嗎?女人只好放男人進來。

而在開門的一瞬間,她卻迅速轉過身去,似乎不敢讓他看到自己的臉。只告訴他需要修理的水管在二樓,等男人上了樓,女人才悄悄瞥了一眼他的背影。這家的水管壞得有點嚴重,他剛下手就被噴了一臉的水,他摘下帽子費了半天勁,才終于把水管修好,然而當他伸手拿帽子時,不小心把一個盒子碰倒在地,他低頭看去,驚奇的發現盒子裡竟然散落出幾顆鑽石首飾。

原來是個珠寶盒,他趕緊將首飾撿起來,剛想放回原處,猛然間卻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打開一個更大的首飾盒,臉上露出異樣的笑容,裡面除了珍珠就是鑽石,逛著幾盒珠寶,估計能頂他一年工資了,而這也是他距離財富最近的一次,最後男人將目光定格在一枚鑽戒上。

他拿起鑽戒細細觀察起來正看著,他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緩緩抬頭看去,竟發現女人正站在門口冷冷地盯著他。男人沒有說話,伸手摸起了身後的扳手,他緩緩朝女人走去,兇狠的眼神中透露出無盡的殺意。

就在這生死危機關頭,女人也動了起來,只是讓男人感到意外的是,女人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般逃走,她反而雙眼無神,摸索著走進了浴室。與此同時,女人開口詢問,水管什麼時候能修好,她一會還有個約會,說著,摸起桌上的梳子自顧自地梳起頭來。仿佛對眼前發生的一切都至若惘然,男人遲疑地將手伸到女人面前。

等女人走後他才長松一口氣,原來女人是個盲人,女人來到樓下,匆匆掏出手機打算報警,豈料號碼還沒撥出去,樓上卻已經傳來男人關門的聲音,無奈之下她只好將手機藏在身後,卻應付即將下來的男人。女人悄悄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問男人來物業多久了,男人回答已經三天了,女人假裝恍然,我說怎麼不熟悉你的聲音。

兩人正在寒暄,樓下卻忽然傳來開門聲,緊接著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人見狀想要離開,豈料女人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直到樓下的男女爭吵著出了門,她才放男人離開。這下房間裡又只剩下女人一個人,她匆匆跑到浴室查看了所有首飾盒,最後發現男人只帶走了一枚鑽戒。女人的臉上露出難堪的表情,似乎這枚鑽戒對她來說異常重要。

忽然她聽到樓下傳來腳步聲,連忙摘下身上的珠寶飾品,慌亂地塞進首飾盒裡。不久後,一個年輕的女人打開了浴室的門,可是剛才雍容優雅的貴婦人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正在賣力刷馬桶的大媽。原來年輕女人才是這個房子的主人,而那個貴婦人 只是她家的保姆。她是趁著主人不在家,偷偷享受了一番有錢人的生活。

而現在真正的主人回來了,她也就此被打回了原形,她本想把鑽戒被偷的事告訴主人,可主人正忙打電話跟丈夫吵架,根本沒有功夫搭理她。女人見狀也只好作罷,略微琢磨了一下,覺得還是不說出來的好,畢竟要是把修理工抖摟出來,她的事自然也會暴露,這樣別說是再偷偷享受富人生活,恐怕她被辭退後,連繼續待在城裡的機會都沒有。

晚上女人走在街上,感受著這個不屬于自己的城市下,那些不屬于自己的繁華,最後她走進捷運站,上了一班捷運。然而等她坐下來後朝對面定睛一看,頓時傻了眼,只見對面的座位上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正依偎在一起睡覺,而其中的男人 正是那個修理工,可是 此時捷運已經行駛起來,女人想要下車已經為時已晚。

不久後 男人緩緩醒來,他不經意地看了對面一眼,原本惺忪的目光瞬間變得精明起來。那個女人好眼熟,就這樣兩人四目相對,僵持著卻久久沒有說話。女人視線往下一轉,只見男人女朋友的手上,戴著那枚丟失的鑽戒,捷運中的扶杆將兩人橫隔開來,仿佛將她們分置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可是他們卻又沒什麼不同,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都在這個城市艱難地生存著,雖然女人沒有偷竊,但她剽竊他人生活的行為,說到底跟男人根本別無兩樣。女人最後有沒有報警,男人有沒有殺人滅口,我們不得而知。

只是無論這兩個小人物相安無事,還是鬥個你死我活,天下那麼大,對有些人來說,也只是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