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令人心酸的國產片:丈夫好吃懶做,天天找媳婦要錢,不給就打人,最後下場看完太解氣

春花 2021/11/04

這是我見過最悲慘的女人,為了給父親治病,被一個賭鬼花八百彩禮娶回家,結果天天挨打受氣。丈夫整日在外喝酒賭博,對家裡不管不問,後來女人生了個女兒,本以為丈夫會有所收斂,可沒想到,丈夫卻變本加厲,對女人的打罵幾乎成了家常便飯。

更悲慘的是,女兒不到兩歲就因病去世。女人傷心之下,將女兒安葬好,然後收拾東西去了城裡,在退休幹部老林家當起了保姆。雖然寄人籬下的日子不好過,但總比在家裡挨打受罵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個女人叫玉珍,她在當保姆期間,偶然認識了蹬三輪的順福。順福雖然條件不好,但為人老實忠誠,兩人相處一段時間後就正式走到了一起。可是就在幾天前,玉珍丈夫錢炳浩的一通電話,卻打破了這美好的一切。錢炳浩沒有別的事,還是找玉珍要錢。老林夫妻倆見她面露難色,經過一番追問後,才得知她悲慘的經歷。

這老兩口為人很和善,他們不但沒有怕招惹麻煩而趕走玉珍,反而叫她安心在這待著。老林倒要看看,這個錢炳浩能怎麼著。白天老兩口出門時還特意叮囑玉珍,如果有人敲門,一定要先看好對方身份再開門。可是老兩口沒想到的是,他們前腳剛走,錢炳浩後腳就來了。玉珍從貓眼裡看到來人是錢炳浩後,本來是不想搭理他的,可她又擔心錢炳浩生氣起來會招惹事端,于是最終還是開了門。

只見錢炳浩大搖大擺地走進屋裡,看看這看看那,再用紙杯接了杯水喝,然後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仿佛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在享受完有錢人的生活後,他開始向玉珍要起了錢,玉珍質問他,自己憑什麼要給他錢,可這個不要臉的傢伙卻說,玉珍是他的女人,她掙的錢就應該全給家裡。見錢炳浩態度如此囂張,玉珍只好以報警威脅他離開。怎料錢炳浩一聽這,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把玉珍推到沙發上,再次動起了手。玉珍被打得哀嚎連連,可她一個婦道人家,又哪是男人的對手。幸好這時老林的女兒正好回家,一看到這情形,立馬把自己丈夫叫了進來。錢炳浩就是個欺軟怕硬的賤骨頭,一看對方長的高大強壯,立馬就嚇跑了。

晚上,老林一家人就這件事開了場家庭會議。老林建議玉珍把婚離了,可玉珍一聽這話,臉上頓時露出難堪的神情。她又何嘗不想離婚,她曾經多次提出過離婚,可每次都會招來錢炳浩的毒打。再加上那個年代農村思想不開化,尤其是老一輩人,都覺得離婚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所以就連玉珍父母都不同意她離婚。

雖然討論到最後,大家也沒商量出個解決的方法,但所有人都一致認為,絕不能給錢炳浩錢,像他這種好吃懶做的街溜子,給了他錢他就去賭,輸完了肯定還來要錢,這要是給起來沒完沒了,可就是個無底洞了。

另一邊,沒有要到的錢的錢炳浩並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在社區裡逗留,直到第二天玉珍出門買菜時,他又將玉珍攔了下來。或許是玉珍真的怕,又或許她不想再給老林家添麻煩,最後她還是選擇了妥協。玉珍向林阿姨借了五百塊錢,打算先用這些錢穩住錢炳浩,求一個暫時的安穩日子,至于以後的事以後再想辦法。

可是玉珍沒想到的是,錢炳浩居然嫌這五百少。他大概算了一下,在城裡當保姆一個月最少有三百塊工資,而且還管吃管住,一年算下來玉珍應該能掙三千多,所以在錢炳浩看來,手頭上這五百就是玉珍在敷衍自己。他逼迫玉珍繼續拿錢,玉珍一不願意,他竟抬腳就踹了上去。幸好此時老林和女婿及時趕到,將其制止下來。

老林是個文化有素質的人,並沒有跟他動手,而是告訴他既然玉珍是他妻子,那他就應該好好愛護,你這不但向媳婦要錢,還一言不合就動手,這成何體統。哪成想,錢炳浩面對老林的批評,卻擺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老林也不願再他多說廢話,拉著玉珍就上了樓。錢炳浩想去追,可有林家這個身強力壯的女婿斷後,他也只能認慫。臨走時他還放了句狠話,今天沒要到錢,他明天還會來。

這次老林親眼看到了錢炳浩的醜陋嘴臉,心裡也終于下了決心,這事他決定一幫到底。跟錢炳浩這樣的人渣,肯定沒有好日子過,老林只能再次勸說玉珍勇敢地離婚,並且自己會幫她向當地政府寫信反映情況。只要政府出面干涉,像這種存在特殊情況的婚姻,絕對可以把婚離掉。玉珍聽後十分開心,當場答應下來。老林的辦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寫好了三封信,分別發給了法院、民政部門和縣委。可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還不等上面來人調查,玉珍買菜回家時,再次被錢炳浩攔了下來。

現在玉珍已經下定了離婚的心,她不再懼怕也不再妥協,轉身就找了個員警尋求幫助。哪成想,錢炳浩卻絲毫沒有退縮,反而掏出一本結婚證,向員警證明了自己和玉珍的夫妻關係。見兩人真是夫妻,員警也不好再插手。員警這一走,錢炳浩可就更加倡狂了,他不但要求玉珍給自己1500塊錢,還叫她以後每個月都要給錢,玉珍眼看自己孤身無援,又聽錢炳浩說拿了錢就走,她只好再次妥協。

可是玉珍實在是低估了錢炳浩的臉皮厚度,錢炳浩在拿到錢後,根本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在城裡四處晃悠。這天玉珍買菜回家時,正好遇到順福,順福就騎著三輪把她送到了社區。哪成想,蹲守在社區對面的錢炳浩正好看到這一幕。這次他倒是沒要錢,而是拉住玉珍逼問起,她跟順福是什麼關係,玉珍不願搭理他,他就要強行拉玉珍回老家。幸好保安大爺挺身而出,將錢炳浩制止。接著,鄰居們也聞訊紛紛趕來,一起將其趕出了社區。

由于玉珍已經好久沒有回自己家,在林阿姨貼心地勸說下,玉珍決定晚上回去一趟,正好給看望一下順福,幫他洗洗衣服。可哪成想,錢炳浩就跟塊狗皮膏楊一樣,整天整宿地在社區外盯著,見玉珍出門 他就立馬悄悄跟了上去,而這一跟他就發現了玉珍和順福的事。錢炳浩看到自己妻子跟別人情意濃濃,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他竟當著順福的面,把玉珍推到床上毆打起來。順福一看這還了得,上去就跟錢炳浩廝打起來。就這樣,兩人因為打架鬥毆進了派出所。

所長在瞭解了情況後,對錢炳浩這種人也是恨之入骨。可是清官難斷家務事,他也不好多摻和,只能口頭批評了錢炳浩一頓,並遣送他回家。而錢炳浩臨走前,還不忘叮囑玉珍每個月給自己寄錢的事,並且明確表示,離婚的事想都別想。就這樣,玉珍和老林一家總算過上了一段安生日子。

沒多久政府也給了回信,可讓大家失望的是,政府稱離婚是沒問題的,但必須由當事人親自去相關部門提起申請。意思就是玉珍必須回老家,自己去當地民政局申請離婚。可是咱們看看實際情況,錢炳浩在城裡都這麼倡狂,玉珍要是回去了,誰知道他會搞出什麼么蛾子。所以老林決定幫玉珍請個律師,叫律師全權代辦此事。

玉珍為人忠厚老實,幹起活來也是勤勤懇懇,老林兩口子對她十分中意。再經過長時間的相處,他們早已把玉珍當成親閨女看待。所以這件事 老兩口就打算一幫到底。然而,他們雖然是這樣想的,可他們的女兒卻不這麼想。林阿姨身體不太好,經不住錢炳浩的鬧騰,再加上這連番幾次折騰下來,她也已經開始厭煩,所以就打算再找個保姆,把玉珍給辭掉。雖然在老林夫妻倆的干涉下,這事一直沒有成,可直到後來錢炳浩收到法院通知,他就打電話來要求玉珍回去再談一談,如果玉珍不答應,他就再來鬧事。林阿姨知道這件事後,一著急當場心臟病發作,小林見狀,便悄悄把玉珍叫到屋裡,勸說她主動離開。

其實玉珍也明白自己給林家帶來的麻煩,可她獨自在城裡無依無靠,之前也只能躲藏在林家的庇護下。既然現在小林已經把話說開,她也想通了一些事,離婚是自己的事,還需自己去面對才行,總躲著不解決根本不是辦法。就這樣,第二天玉珍主動辭掉了工作。老林夫妻見她去意已決,也不好挽留,只好給了她一筆錢,讓她有事時應急用。而林阿姨則把自己新買的毛衣送給她,叮囑她好好過日子,如果有事一定回來再找他們,千萬不要見外。

回到順福家後,玉珍就著手忙碌起離婚的事,哪成想一個沒談妥,錢炳浩居然再次找了過來。而這次他的要求則更加過分,他要留下來分玉珍住在一起。錢炳浩往床上一躺,就賴著不走了,他還對著順福一頓狂吠,稱自己跟玉珍是合法夫妻,他們住在一起理所應當,而順福屬于非法同居,應該離開才對。順福因為前幾天出車時撞斷了腿,暫時沒有打架的力氣,所以也只好忍了下來。就這樣 三人以一種極其尷尬的關係住在了一起。

錢炳浩吃順福的用順福的,沒事再調侃人家幾句,這可讓玉珍窩了一肚子火。這天晚上錢炳浩喝得酩酊大醉,他躺到沙發上就呼呼大睡起來,等他早上醒來時,看到玉珍正在收拾床鋪,心裡不禁生出一股邪念。他以有事要跟玉珍談為由,把順福支了出去。順福剛走,錢炳浩就把門反鎖,將玉珍推倒在床,打算霸王硬上弓。順福聽到屋裡傳來玉珍的喊叫聲,他趕忙把門撞開,看到錢炳浩的所作所為,他不顧腿傷,再次跟其廝打起來。可是此時的他因為傷勢戰鬥力有所下降,根本不是錢炳浩的對手。玉珍見狀想去拉開錢炳浩,結果錢炳浩隨手一推,就把她推了個跟頭。

這時玉珍看到桌子上的水果刀,心裡的怒火和復仇欲瞬間使她失去理智。玉珍舉起水果刀。他就徹底沒了聲息。錢炳浩死了,此時玉珍心裡的石頭終于放下。可隨著怒火消逝的,還有她的人生。玉珍是殺人兇手,犯罪已成事實,但是她的行為無疑引人拍手叫好。

錢炳浩的下場是罪有應得,會葬送生命並不意外,像這種人人得而誅之的人渣,能少一個是一個。玉珍解決他也算為民除害,只可憐玉珍先是婚姻不幸,現在又成了殺人犯,原本已經綻放希望的人生,卻在關鍵時刻徹底破滅,實在叫人惋惜。如果玉珍之前不那麼優柔寡斷,如果她能早點醒悟,勇敢地用法律武器去保護自己,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結局。

遇到這種事時,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尋求法律幫助。雖然一殺了之可以洩憤,但為了這種渣滓搭上自己的未來,實在是不值得!尤其是女性作為弱勢群體,更應該學會如何合理保護自己,面對迫害時,一定要勇敢並且理智,既懲罰了惡人又保全自己,才是最好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