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部「骯髒的國產電影」:農村老實人娶了膚白貌美的女人,外地打工回家卻在床上發現了一條的紅褲衩,悲慘的畸形婚姻即將誕生了

春花 2021/11/04

八月的驕陽像張火傘,中午,天空亮得耀眼

路邊垂柳的細枝一動不動,樹影縮成了一團

向遠方望去,寂靜無人的小路上

似乎有一片透明的蒸氣在升騰

在一所破舊的房子中,女人依偎在一旁的男人身上

空氣中彌漫著的荷爾蒙氣息

無言地訴說著剛剛發生的故事

兩人悄聲地回味著剛剛的餘情

而這時門外突然傳來的響動讓兩人慌亂不已

兩人匆忙地穿上衣服

掩耳盜鈴般地掩飾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回來的是女人的丈夫富貴

看著兩人從屋內走出來

富貴心裡雖然猜了個大概

最終卻還是選擇了視而不見

女人名叫玉紅,本來是一個按摩女

生的一副膚白貌美的好面相

便想憑此吃碗青春飯

可人總是要為自己的選擇來承擔後果

頻繁的工作直接導致玉紅從此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

這也讓她傷心不已,從而衍生了一個想法

那便是找個老實人嫁了

富貴是隨著工程隊打工的一名工人

年近四十的他身無分文

找個媳婦對他來說更是奢望

于是命運便將兩個人巧妙地安排到了一起

老實憨厚的他成為了玉紅的最佳人選

而富貴也絲毫不介意她的過去

畢竟以自己的條件

能找到這麼一個膚白貌美的妻子實屬不易

為此他對玉紅也是倍加珍惜

于是他當即便決定帶著玉紅回到自己的老家周家村

彼時恰逢非典橫行,縱使富貴回來逢人便發煙

村民們對于玉紅這個外來人還是很忌憚

他們沒有理會一同回來的富貴

而是將玉紅給單獨隔離了起來

但在富貴的心中他只想

永遠與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

他不顧別人的反對,與玉紅住在了一起

這讓其很是感動,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更近了一步

可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在玉紅回到村裡的那一刻

便有一雙眼睛盯上了她

這個人便是村裡的地痞流氓大壯

作為村裡為數不多的年輕人

大壯每天的生活便是偷雞摸狗

對于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更是不擇手段

自從他見到玉紅的第一眼之後

便經常來到玉紅工作的店裡

並且故意點她為自己服務

就這樣兩人一來二去便熟絡了起來

雖然一開始玉紅本著自己

有夫之婦的身份保持了距離

可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一個漆黑的夜晚

玉紅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穿過一條漆黑的巷子

除了微風輕輕的、陣陣地吹著

除了偶然一聲兩聲狗的吠叫

冷落的街道是寂靜無聲的

突然一個飛車強盜疾馳而過搶走了她的包

恰逢大壯在她回家的路上等候

見此情形便追了上去

結果便是包沒搶回來

而大壯也被打進了醫院

而這一舉動也深深地改變了

他在玉紅心中的形象

自此玉紅便會時常探望大壯

相比于富貴的老實憨厚

大壯似乎更有情調

兩人在一起時也總是充斥著歡聲笑語

風趣幽默的大壯在玉紅的心中也越發的深刻

兩人之間也埋下了禁忌的種子

日子就這樣每天平靜地度過

富貴依舊在工地上做工

而大壯與玉紅則走得越來越近

終于在某天兩人打破了禁忌

從此便一發而不可收拾

村裡所有人都知道兩人之間的苟且之事

唯獨富貴被蒙在鼓裡

可紙終究包不住火

一次大壯提前收工回到家中

便發生了開始的那一幕

富貴看著門口的蜂窩煤

與房間中走出的男女

雖然玉紅聲稱大壯是來送煤的

可富貴心中明白,以大壯的為人

就連這煤都可能來路不明

但他依舊選擇了沉默

因為他知道自己一旦戳破這層窗戶紙

玉紅一定會離自己而去

可他不知道的是這種隱忍的態度

反而降低了他在玉紅心中的地位

鄰居家的大媽家中丟了煤

順著線索找到了富貴的家中

可她清楚富貴的為人

便也只能暗暗地歎口氣

並在話裡話外說出了大壯送煤的真相

可富貴卻只是低著頭

將煤送回了大媽的家中

富貴哪裡不明白

可卻恰恰因為是太明白

卻反而不敢說清楚

他回到家中本想歇口氣

可大壯遺留下的紅褲衩卻映入了他的眼簾

即便如此他卻也只是敢試探性地詢問

生怕玉紅離自己而去

這種唯唯諾諾的表現

更是加深了玉紅對他的反感

在生活中更加的不在意富貴的感受

也許人人都知道軟柿子好捏

老實人好欺負

所有人都開始以捉弄富貴為樂

工地的工友們

更是將富貴的安全帽染成了綠色

富貴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戴了一整天

當他發現時

惱羞成怒地與工頭扭打在了一起

結果便是帶了一身的傷回到家中

一個人走在路上

仿佛著了魔般的不斷念著玉紅是清白的

可念著念著卻留下了眼淚

而另一邊的大壯看到富貴如此的窩囊

更是變本加厲,他已經不滿足于偷偷摸摸

而是趁著酒勁闖進了富貴的家中

叫嚷著玉紅的名字,見其不在家中

更是毫不掩飾地當著富貴的面

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甚至撒謊說玉紅已經懷了他的孩子

並且要帶玉紅遠走高飛

這句話深深地刺激了富貴

他選擇隱忍的前提便是能將玉紅留在身邊

可即使如此他依舊不會與人發生衝突

而是苦求著大壯能將玉紅留下

甚至挨打也不會還手

就在這時玉紅回到了家中

看著大壯舉在空中的拳頭

她也只是瞪了一眼便回到了屋內

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看富貴一眼

也許是出于愧疚

亦或是外面的流言蜚語

玉紅第一次主動為富貴擦拭了傷口

富貴趁機求她不要走

可得來了卻是冷漠的無視

富貴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徹底地破滅

也許在老實人的心中

永遠隱藏著一個暴戾的惡魔

他拿出了自己已經生銹了的匕首

在磨刀石上磨得霍霍作響

一個可怕的計畫浮現在了他的心頭

入夜,天空下起了大雨

狂風卷積著烏雲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

富貴帶著刀準備去找大壯

恰逢對方醉酒走在路上

大壯看著富貴手中的刀

不僅沒有害怕

反而不屑地嘲諷著富貴

終于大壯的話刺激到了富貴緊繃的神經

手中的刀子不再猶豫

而這一刀仿佛徹底地放出了他心底的惡魔

第二天一早,大壯的屍體就被發現

屍體上還套著紅褲衩

一條命案無疑在這個村子裡掀起了驚濤駭浪

公安局立即組織了專案組

開始對村民挨個排查

與此同時,情郎的死亡

徹底斷送了玉紅離開的念頭

看著眼神中充滿冷戾的富貴

她不再如同之前那樣無視

兩人迅速領了結婚證

可美好的日子總是短暫的

警方很快便查到了富貴

而富貴也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可警方卻一同抓了同村的牧羊人老張

大壯是死于鈍器

兇器上的指紋正是老張

原來老張對大壯早已積怨已久

曾經大壯為了恐嚇富貴

悄悄地從老張家中偷走了羊

這也導致老張差點被雇主開除

不僅如此,大壯還調戲老張智力有缺陷的媳婦

當晚與大壯喝酒的人正是老張

而富貴報復當晚,老張本來就緊隨其後

當時大壯並沒有死

致命一擊是來自他手中的錘子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所有人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可這又是誰的錯呢

身為源頭的玉紅在富貴入獄後

也離開了這裡,從此不知所蹤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正所謂人惡人怕天不怕

人善人欺天不欺

任何時候都要相信自己相信這個世界

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傷害

或見過什麼樣的醜惡骯髒黑暗

都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好好地去愛

好好地去生活,世俗的存在是一種硬道理

你只能適應它,你卻不能改變它

沒有誰可以告訴你它存在的道理

也沒有人能告訴你

你可以跟隨它你也可以放棄它

但你不能藐視它

當你適應它的時候

要備份一份本色,保持一份清醒

並學著去原諒這個世界和自己

好了,今天的電影就到這了

喜歡的話給小編打個賞

評論轉發加關注

您的支持與信任是我不斷前行的動力

我們下期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