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懸疑犯罪電影:便衣員警突襲地下賭場,老闆一個電話竟無罪釋放!

春花 2021/11/04

男人叫李佑安,是省裡剛剛調來的新任公安局局長,他剛上任沒幾天,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最近剛破獲了一起命案,在審訊中意外得知,位于市中心的紅波娛樂城,其實是一家高級地下賭場,娛樂城的老闆來頭不小,是本市有名的仇氏兄弟中的弟弟仇永新。

並且據副所長介紹,他們之前曾多次對紅波娛樂城進行過突查,但基本都是十撲九空,顯然是有公安局內部人員通風報信。上任局長老胡在的時候,每次對文化娛樂城進行大檢查,都沒有查過紅波娛樂城,這也證明了仇氏兄弟背後的靠山很強硬。

李佑安聽後倒很是不屑,既然不能明察,那就暗訪好了。然而當他帶人悄悄趕到時,卻發現紅波娛樂城竟然停業了營業,看來公安局有內鬼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即便如此,李佑安並沒有打退堂鼓,而是決定守株待兔,等娛樂城開張時,一查到底,畢竟,這就是他被委任為新任局長的目的。

前不久,省委收到一封匿名檢舉信,明確說明了海昌市仇氏兄弟和一些官員狼狽為奸的事情。為了淨化海昌的問題,趁公安局局長老胡因病住院的機會,這才調派李佑安來頂替他,以徹底清除海昌的所有問題。李佑安本以為檢舉信是于市長寫的,于是帶著信件找到了她,豈料于市長卻明確表示自己並不是知情人,不過她卻透露,這封信裡說明的問題非常詳細,檢舉人必定是公安局的內部人員。這事還沒查出眉目,另一邊紅波娛樂城重新開張。

公安局已經開始了暗查行動,兩名警員假扮成客人,在娛樂城的一個包間裡,將仇永新抓了個正著,本以為這下人贓並獲。誰成想,仇永新被帶回警局後,經過一番狡辯,竟說成了是警方誘導他犯罪,仇永新對付員警是真有一套。一番審問下來,愣是什麼都不承認。

另一邊,李佑安接到市領導的通知,明天有外資來市里招商考察,現在他們把紅波娛樂城查封,市中心大大小小的娛樂場所全都跟著停業,根本沒法體現本市文化經濟的繁榮。再加上他們手上並沒有確鑿的證據,所以在雙重壓力下,李佑安只好把仇永新放了。

當天晚上,仇永新的哥哥仇永利,在市政府賓館召開了一個歡迎外商的招待酒會。這場酒會,全市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到場,這讓李佑安不禁感歎,這仇永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竟有這這麼大的能量?

隨手他從于市長口中瞭解到,仇氏兄弟從小就到處打打殺殺,是公安局的常客。跟他們住一個院裡的孤寡老人劉偏方,經常去公安局保他們回家,後來劉偏方得了癌症,去世前把祖傳治療男性不育症的秘方,交給了仇永立。恰巧此時阿拉伯的一個王子,因為不育症找到過來,獲得仇永立的秘方後,阿拉伯王子很快就喜得貴子。

為了感謝仇永利,他給了仇永利一大筆錢,而仇永利用秘方研製出一種,叫壽樂的男士營養液,沒想到已經上市就賺得盆滿缽滿,仇永利也就翻身成了企業家。因為給海昌市的經濟做出了貢獻,自然成了場面上的人物,甚至最近還有人提議讓他進市政協,李佑安聽後不禁苦笑起來,看來海昌市的官商勾結已經發展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他暗中決定一定會徹查到尾。就在他還為上手沒有證據時,不久後仇永新竟然主動送上了門。

這天晚上仇永新的一個小弟牙疼,他就帶著一眾打手去醫院治病,本來醫生按照正常程式讓他在隔壁等待一下,豈料仇永新仗著自己的勢力,張口就對醫生出言不遜。醫生的男友聽後不樂意了,雙方當即產生衝突,仇永新這邊人多勢眾,把醫生男友給打了個半死。

後來院長報警,員警把一夥人帶去月河派出所解決問題,沒成想,仇永新他們到了派出所,竟跟到了自己家一樣,所長還不停的討好他們,而被打的醫生等人,則被扔在外面苦苦等待。最後所長的處理方案更讓人寒心,他不但叫醫院免費給仇永新的小弟安兩顆門牙,還要賠償兩千塊的營養費,這可真奇葩,挨打的要給打人的賠償。雖然院長心裡很氣憤,但醫院的治安還要仰仗月河派出所,只好選擇了妥協。

恰巧被打的人是市委的秘書長,秘書長把這事反應給了于市長,于市長又告訴給了李佑安,李佑安得知後,當即把月河派出所所長給停了職。雖然這事辦得漂亮,但不成想,緊接著前任局長就找上門來給人求情,與此同時,還有人向中紀委和公安部,實名舉報李佑安和于市長有經濟問題。為此,政法委陸書記還親自跑來敲打于市長,叫她考慮清楚站穩立場,李佑安還沒想好怎麼應對這事,另一邊卻又發生了一起重大命案。

來考察的外商路易斯,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殺害了,李佑安從賓館服務員口中瞭解到,案發當晚路易斯剛坐仇永利的車回來,下車後還沒走出幾步,就見兩個騎摩托車的人忽然竄出來,後面的人拿著鐵棍砸在路易斯頭上,然後拿走他的包揚長而去。可惜由于當時離得太遠,服務員並沒有看清車牌號。

由于事情牽扯到來投資的外商,此案引起了各位市領導的高度重視。陸書記還特意領導大傢伙開會討論了此事,會議上,陸書記叫李佑安代表公安表個態,李佑安自知他是在為難自己,但向來不怕強權的他,選擇了正面硬杠,他表示如果一個月內不拿下這個案子,他就引咎辭職。李佑安信心滿滿,手下的幹警們也沒有辜負他,短短幾天內就查到了重要線索。

他們經過大量排查,在一家旅社發現有三名曾入住的男子,跟賓館服務員描述的長相十分相似,並且他們當時預付了兩個月的房費,還多給了旅社幾百塊錢,叫他們不要聲張此事,而在案發後他們沒有結帳就悄悄離開。另外警員已經核實了其中一人的身份,叫蔔小虎,在本市有聚眾打架的前科。

李佑安認為這事跟仇氏兄弟有關,所以在命警員全力緝拿蔔小虎的同時,還徹查了仇氏兄弟的過往。後來根據種種線索得出,劉偏方竟然不是因癌症去世,而是仇氏兄弟為了得到秘方,故意將其殺害。可怕的是,當時仇氏兄弟在某些人的安排下,很輕鬆就脫了罪,而當年全力調查此案的員警,也因交通事故去世。

雖然李佑安查出了真相,但苦于沒有任何證據,所以根本無法追究仇氏兄弟,好在不久後他得到了一個消息,蔔小虎已經在其他市被抓捕歸案。可誰成想,當李佑安趕過去時,卻被告知蔔小虎已經被人帶走,而且對方還出示了正式手續,李佑安一聽,心裡頓時感覺不妙。

果不其然,半路上他在路邊發現了蔔小虎和其他幾個兇手的屍體,但是李佑安為了不引起市民的騷動,對外宣稱蔔小虎他們是因為拘捕被警方擊斃的。與此同時,他又悄悄加大了對案件的調查力度,最後發現路易斯竟然是國際販毒集團的成員,他跟另一個市的某集團有著密切的合作。後來仇永利把他拉來海昌,惹惱了那邊的集團,為了報復,他們才派來殺手將路易斯殺害。

而這則讓李佑安懷疑,仇氏兄弟各種拉攏路易斯,可能也跟[毒·品]有關,于是為了躲避眼線,他把于市長請到郊外的秘密指揮部,委託她利用職務便利,對仇氏兄弟的壽樂公司進行一次環保檢測。于市長很支持李佑安的工作,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最後檢測結果得出,壽樂公司排放的污水中含有制毒的原材料,而這正跟李佑安的懷疑一致,仇氏兄弟的拉攏路易斯的目的,就是為了利用搞合資企業制毒販毒。

現在掌握了鐵證,李佑安當即上報了給政法委陸書記,豈料陸書記卻質問他,是誰給他權力調查的仇氏兄弟,李佑安不卑不亢地回答,調查罪犯是他身為公安局長的責任。誰成想陸書記聽後卻說,他現在已經撤銷了公安局長的職位,並且省政法委打來電話,叫他去把自己的經濟問題講清楚。

原來,李佑安剛來時為了改善警員們的住宿條件,打算申請資金蓋一所宿舍樓,可是在陸書記的打壓下,這事遲遲沒有結果,于是李佑安一咬牙,就用公安局的罰沒款征地蓋房,可誰成想這竟然成了貪官污吏們對付自己的把柄。就這樣,李佑安去了省政法委,再也沒有回來。

眼看一直沒有李佑安的消息,老胡只好親自找上門為他打抱不平,並且他還承認,當初省政委收到的檢舉信就是他寫的,與此同時,于市長也找上門為李佑安鳴冤,省政法委書記陳書記見狀,只好說出了實情。

原來這一切都是李佑安和省委演的一場戲,李佑安一走,仇氏兄弟在海昌市就沒了障礙,于是他們就開始嶄露頭角,搬出大量[毒·品],準備跟境外某集團進行交易。可是他們千算萬算也沒料到,在李佑安的指揮下,他們在半路被當場抓獲,這次人贓並獲,他們再無力回天,至于市政法委陸書記,也被一併帶走。

原來經老胡透露,陸書記的妻子跟仇永利是遠房親戚,仇永利之所以能在海昌市混得風生水起,全是他在背後撐著。好在這次省裡派下李佑安這位,剛正不阿、 鐵面無私的公安局長,才將這些敗類一網打盡,有陸書記這樣的蛀蟲存在,就必然有李佑安這樣的清官。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若有人濫用手中職權,做出違法亂紀的事,總有一天會有人披甲持劍,將這些黑暗氣息,一掃而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