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漢高祖劉邦,為什麼能駕馭很多比自己厲害的人?值得深思

佩珊 2022/03/2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總把別人當傻子,自己也許才最傻;如果覺得劉邦不厲害,那極有可能是政治小白。

劉邦是個高明的政治家

劉邦是個政治家,而且是在東西方世界都備受肯定的那種。

我們的偉人曾說:「項王非政治家,漢王則為一位高明的政治家」;

英國著名歷史學家阿諾德·約瑟夫·湯認為:「人類歷史上最有遠見、對后世影響最大的兩位政治人物,一位是開創羅馬帝國的凱撒,另一位便是創建大漢文明的漢高祖劉邦」。

雖然筆者并不認為劉邦的地位比得過秦始皇,但他作為一流政治家的地位,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劉邦之所以給人留下「不厲害」的印象,可能是由于兩個原因:

其一,他是個出身、長相、履歷都極其一般的「三無」人員,與出身貴族、年紀輕輕卻又「千古無二」的西楚霸王相比,實在過于平凡。所以,他能在楚漢之爭中獲勝,顯得像是一種「傳奇」;

其二,他自己曾說過:「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謀劃不如張良,搞后勤比不上蕭何,打仗在韓信面前就是個渣。

事實仿佛確實如此,但這更像扮豬吃老虎。

劉邦看似缺少的這些優點,并不是政治家的必備技能。

我們之所以重視出身、才能,是因為這些東西很直觀,容易理解;而劉邦之所以成功,是憑借那些看似不明顯、卻能對「勢」產生決定作用的領導者素質。

劉邦之所以能「駕馭」各類優秀人才,主要有主客觀兩方面的原因。

客觀原因:

秦朝末年,是中國歷史上貴族政治徹底崩潰的時代,新舊秩序的碰撞、道路選擇的博弈,給了劉邦這種基層精英崛起的機會。

秦國統一六國,不僅僅體現了絕對力量的可怕,更證明了「秦制」這一新事物的巨大優越性。在它面前,持續了數百年的傳統貴族體系無比脆弱、不堪一擊;軍功爵制帶來的效果,也充分證明:除了貴族,尋常人也能影響歷史的發展。

這就是陳勝這位底層百姓能夠喊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口號的底氣。他們反抗的,也許不是秦制,而是秦二世在位時越發嚴苛的剝削;畢竟在以往的貴族體系下,老百姓面臨的并不是安居樂業,而是「長嘆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或者兵災之時「炊骨易子而食......褐衣不完,糟糠不厭」。

農民起義尚且以追求政治地位為訴求,那些主導當時社會基本組織框架的基層人才呢?答案不言而喻。如果六國貴族能夠順利復辟,首先感到利益深受侵害的,一定是蕭何、張良、曹參、周苛、陳平這些在秦制下占據了一席之地的草根人才。

而楚漢戰爭,說白了就是劉邦所代表的基層草莽VS項羽為代表的六國勛貴,這是兩種政治觀念的對抗,也是基層才俊與貴族精英的搏殺。

一句話:蕭何等人愿意為劉邦效力,這是劉邦能夠駕馭他們的基本前提。但這一點還不夠,還有劉邦個人的主觀原因。

主觀原因:

劉邦天生自帶親和力:「仁而愛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他長期和市井酒徒、三教九流廝混,即使是小卒都能與他一見如故,這種高超的人際關系天賦,使他對基層人員的好惡、脾性、訴求一清二楚,對人性有著精準的洞悉。

他為人寬厚、不計小利,為人有擔當,讓人愿意與他共事。押送囚徒的路上遇到逃亡事件,他不像其他官員一樣嚴加追捕、推卸責任,而是大手一揮,把人全放了,自己則從基層官員淪為逃犯;英布投奔劉邦后,欣然發現「賬御飲食從官如漢王居」,自己的待遇跟劉邦一模一樣,從此鐵了心跟項羽對抗。正是這種人格魅力的加持,讓楚懷王身邊人一致認為他是「寬大長者」,為他提供了帶兵進入關中的機遇。

他善聽人言、從諫如流,讓人體會到被尊重、被需要。初次見面的酈食其指責劉邦對待長者不禮貌,他立即起身致歉;進入咸陽后,身為一個正常男人,面對美女珠寶的巨大誘惑,他能對樊噲、張良等人的勸諫言聽計從;鴻溝化解后,他能及時聽張良、陳平的建議,起兵追擊項羽;稱帝后,齊人劉敬建議建都形勝之地咸陽,他毫不遲疑的接受......在絕對的權力體系下,身為領導者,最難得的一點,就是愿意冒著權威被挑戰的風險、虛心接受下屬的意見。即使在現代企業中,你是愿意與能夠聽從你意見的領導共事,還是跟隨一個處處唯我獨尊、時時「老子天下第一」的上級?

他知人善任,能夠激勵人才把自己的特長發揮到極致。我們時常戲言,領導主要有兩大職責,一是拍板,二是用人。在知人善任這方面,出身底層的劉邦,以他對人性的精準洞悉,做到了封建帝王的極致。比如在劉邦去世前,面對呂后對人事安排的疑問,他一口氣指定了蕭何、曹參、王陵三代宰相;并且還特意指出,王陵太憨厚、陳平不能獨當一面,這倆人必須要配合著共同使用;而且,周勃為人厚重,安定劉氏江山離不開他,所以得讓他做太尉。

西漢初期的政壇,幾乎與劉邦去世前的安排完全吻合,這種在人才使用方面的「上帝視角」,在兩千年的封建歷史上都屬罕見。

劉邦精于帝王權術,善于制衡各派力量。人性往往是最不可靠的,制度、權謀必不可少;劉邦要駕馭一眾人中豪杰,光靠親和力、大度、知人善任是遠遠不夠的。利用各派互相牽制、制衡,是劉邦駕馭手下常用的手段。比如他任用剛剛投奔自己的陳平當護軍,以打壓周勃、灌嬰等老部下的驕傲心態;他借著蕭何力薦的理由,起用默默無聞的韓信為大將,以牽制沛縣老人、鞏固自己的主導權;在分封功臣時,他故意抬高蕭何、貶低曹參,意圖制造兩派對立,以便自己居中制衡、博弈。

其實,僅僅從蕭何、陳平、張良等人為了自保紛紛各顯神通這一現象,我們就會明白,劉邦的才能有多麼高超。

如果這些人才真的比劉邦厲害,他們何必對其如此畏懼?

人人都能看出來的才能,那不是最厲害的本事;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無形中把一眾人才籠絡在麾下,既能激勵出他們的最大能耐,又能死死限制他們的空間,這才叫頂尖政治家。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