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經典收藏了!完整版三十六計全文+詳解,一看就懂

佩珊 2022/07/24

一、《三十六計》簡介

  「三十六計」一語,先于著書之年,語源可考自南朝宋將檀道濟(?—公元436年),據《南齊書·王敬則傳》:「檀公三十六策,走為上計,汝父子唯應走耳。」意為敗局已定,無可挽回,唯有退卻,方是上策。此語后人賡相沿用,宋代惠洪《冷齋夜話》:「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及明末清初,引用此語的人更多。于是有心人采集群書,編撰成《三十六計》。但此書為何時何人所撰已難確考。

  原書按計名排列,共分六套,即勝戰計、敵戰計、攻戰計、混戰計、并戰計、敗戰計。前三套是處于優勢所用之計,后三套是處于劣勢所用之計。每套各包含六計,總共三十六計。其中每計名稱后的解說,均系依據《易經》中的陰陽變化之理及古代兵家剛柔、奇正、攻防、彼己、虛實、主客等對立關系相互轉化的思想推演而成,含有樸素的軍事辯證法的因素。解說后的按語,多引證宋代以前的戰例和孫武、吳起、尉繚子等兵家的精辟語句。全書還有總說和跋。

  三十六計是我國古代兵家計謀的總結和軍事謀略學的寶貴遺產,為便于人們熟記這三十六條妙計,有位學者在三十六計中每取一字,依序組成一首詩:金玉檀公策,借以擒劫賊,魚蛇海間笑,羊虎桃桑隔,樹暗走癡故,釜空苦遠客,屋梁有美尸,擊魏連伐虢。

  全詩除了檀公策外,每字包含了三十六計中的一計,依序為:金蟬脫殼、拋磚引玉、借刀殺人、以逸待勞、擒賊擒王、趁火打劫、關門捉賊、渾水摸魚、打草驚蛇、瞞天過海、反間計、笑里藏刀、順手牽羊、調虎離山、李代桃僵、指桑罵槐、隔岸觀火、樹上開花、暗渡陳倉、走為上、假癡不癲、欲擒故縱、釜底抽薪、空城計、苦肉計、遠交近攻、反客為主、上屋抽梯、偷梁換柱、無中生有、美人計、借尸還魂、聲東擊西、圍魏救趙、連環計、假道伐虢。

二、《三十六計》總說

  【原典】

  六六三十六,數中有術①,術中有數。陰陽燮理②,機在其中。機不可設,設則不中③。

  【注釋】

  ①數中有術:數目里包含著謀略。

  ②陰陽燮理:陰陽相互協調的道理。

  ③機不可設,設則不中:時機不能過分完備,過分完備就會貽誤戰機。

  【按語】

  解語重數不重理。蓋里,術語自明;而數,則在言外。若徒知術之為術,而不知術中有數,則數多不應。且詭謀權術,原在事理之中,人情之內。倘事出不經,則詭異立見,詫事惑俗,而機謀泄矣。或曰,在三十六計中,每六計成為一套,第一套為勝戰計;第二套為敵戰計;第三套為攻戰計;第四套為混戰計;第五套為并戰計;第六套為敗戰計。

賽威 精裝版三十六計

¥79

購買

三、《三十六計》具體內容

(一)第一套 勝戰計

  處于絕對優勢地位之計謀。君御臣、大國御小國之術也。亢龍有悔。

  第一計 瞞天過海

  本指光天化日之下不讓天知道就過了大海。形容極大的欺騙和謊言,什麼樣的欺騙手段都使得出來。

  【原典】

  備周則意怠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②。太陽,太陰③。

  【注釋】

  ①備周則意怠:防備十分周密,往往容易讓人斗志松懈,削弱戰力。

  ②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陰陽是我國古代傳統哲學和文化思想的基點,其思想籠罩著大千宇宙、細末塵埃,并影響到意識形態的一切領域。陰陽學說是把宇宙萬物作為對立的統一體來看待,表現出樸素的辯證思想。陰、陽二字早在甲骨文、金文中出現過,但作為陰氣、陽氣的陰陽學說,最早是由道家始祖楚國人老子所倡導,并非《易經》提出。此計中所講的陰指機密、隱蔽;陽,指公開、暴露。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在兵法上是說秘計往往隱藏于公開的事物里,而不在公開事物的對立面上。

  ③太陽,太陰:太,極,極大。此句指非常公開的事物里往往蘊藏著非常機密的計謀。

  【釋義】

  防備得周全時,更容易麻痹大意;習以為常的事,也常會失去警戒。秘密常潛藏在公開的事物里,并非存在于公開暴露的事物之外。公開暴露的事物發展到極端,就形成了最隱秘的潛藏狀態。

  【淺解】

  所謂瞞天過海,就是故意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偽裝的手段迷惑、欺騙對方,使對方放松戒備,然后突然行動,從而達到取勝的目的。

  【按語】

  陰謀作為,不能于背時秘處行之。夜半行竊,僻巷殺人,愚俗之行,非謀士之所為也。如:開皇九年,大舉伐陳。先是弼請緣江防人,每交代之際,必集歷陽,大列旗幟,營幕蔽野。陳人以為大兵至,悉發國中士馬,既而知防人交代。其眾復散,后以為常,不復設備,及若弼以大軍濟江,陳人弗之覺也。因襲南徐州,拔之。

  【解析】

  「瞞天過海」之謀略決不可以與「欺上瞞下」、「掩耳盜鈴」或者諸如夜中行竊、拖人衣裘、僻處謀命之類等同,也決不是謀略之士所應當做的事情。雖然,這兩種在某種程度上都含有欺騙性在內,但其動機、性質、目的是不相同的,自是不可以混為一談。這一計的兵法運用,常常是著眼于人們在觀察處理世事中,由于對某些事情的習見不疑而自覺不自覺地產生了疏漏和松懈,故能乘虛而示假隱真,掩蓋某種軍事行動,把握時機,出奇制勝。

  【探源】

  見《永樂大典·薛仁貴征遼事略》。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御駕親征,領三十萬大軍以寧東土。一日,浩蕩大軍東進來到大海邊上,帝見眼前只是白浪排空,海茫無窮,即向眾總管問及 過海之計,四下面面相覷。忽傳一個近居海上的豪民請求見駕,并稱三十萬過海軍糧此家業已獨備。帝大喜,便率百官隨這豪 民來到海邊。只見萬戶皆用一彩幕遮圍,十分嚴密。豪民老人東向倒步引帝入室。室內更是繡幔彩錦,茵褥鋪地。百官進酒, 宴飲甚樂。不久,風聲四起,波響如雷,杯盞傾側,人身搖動,良久不止。太宗警驚,忙令近臣揭開彩幕察看,不看則已,一 看愕然。滿目皆一片清清海水橫無際涯,哪里是什麼在豪民家作客,大軍竟然已航行在大海之上了!原來這豪民是新招壯士 薛仁貴扮成,這「瞞天過海」計策就是他策劃的。 「瞞天過海」用在兵法上,實屬一種示假隱真的疑兵之計, 用來作戰役偽裝,以期達到出其不意的戰斗成果。

  【故事】

  公元589年,隋朝將大舉攻打陳國。這陳國乃是公元557年陳霸先稱帝建國,定國號為陳,建都城于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戰前,隋朝將領賀若弼因奉命統領江防,經常組織沿江守備部隊調防。每次調防都命令部隊于歷陽(也就是今天安徽省和縣一帶地方)集中。還特令三軍集中時,必須大列旗幟,遍支警賬,張揚聲勢,以迷惑陳國。果真陳國難辨虛實,起初以為大軍將至,盡發國中士卒兵馬,準備迎敵面戰。可是不久,又發現是隋軍守備人馬調防,并非出擊,陳便撤回集結的迎戰部隊。如此五次三番,隋軍調防頻繁,蛛絲馬跡一點不露,陳國竟然也司空見慣,戒備松懈。直到隋將賀若弼大軍渡江而來,陳國居然未有覺察。隋軍如同天兵壓頂,令陳兵猝不及防,遂一舉拔取陳國的南徐州(今天的江蘇省鎮江市一帶)。

第二計 圍魏救趙

  本指圍攻魏國的都城以解救趙國。現借指用包超敵人的后方來迫使它撤兵的戰術。

  【原典】

  共敵不如分敵①,敵陽不如敵陰②。

  【注釋】

  ①共敵不如分敵:共,集中的。分,分散,使分散。句意:攻打集中的敵人,不如設法分散它而后再打。 

  ②敵陽不如敵陰:敵,動詞,攻打。句意為 先打擊氣勢旺盛的敵人,不如后打擊氣勢旺盛的敵人。

  【釋義】

  進攻兵力集中、實力強大的敵軍,不如使強大的敵軍分散減弱了再攻擊。攻擊敵軍的強盛部位,不如攻擊敵軍的薄弱部份來得有效。

  【淺解】

  所謂圍魏救趙,是指當敵人實力強大時,要避免和強敵正面決戰,應該采取迂回戰術,迫使敵人分散兵力,然后抓住敵人的薄弱環節發動攻擊,致敵于死地。

  【按語】

  治兵如治水:銳者避其鋒,如導疏;弱者塞其虛,如筑堰。故當齊救趙 時,孫賓謂田忌曰:「夫解雜亂糾紛者不控拳,救斗者,不搏擊,批亢搗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耳。」

  【解析】

  對敵作戰,好比治水:敵人勢頭強大, 就要躲過沖擊,如用疏導之法分流。對弱小的敵人,就抓住時機消滅它,就象筑堤圍堰,不讓水流走。所以當齊救趙時,孫子對田忌說:「想理順亂絲和結繩,只能用手指慢慢去解開,不能握緊拳頭去捶打;排解搏斗糾紛,只能動口勸說,不能動手參加。對敵人,應避實就虛,攻其要害,使敵方受到挫折,受到牽制,圍困可以自解。」

  【故事】

  公元前354年,趙國進攻衛國,迫使衛國屈服于它。衛國原來是入朝魏國的,現在改向親附趙國,魏惠王不由十分惱火,于是決定派龐涓討伐趙國。不到一年時間,龐涓便攻到了趙國的國都邯鄲。邯鄲危在旦夕。趙國國君趙成侯一面竭力固守,一面派人火速奔往齊國求救(此時,趙國與齊國結盟)。齊威王任命田忌為主將,以孫臏為軍師,率軍救趙。孫臏出計,要軍中最不會打仗的齊城、高唐佯攻魏國的軍事要地——襄陵,以麻痹魏軍。而大軍卻繞道直插大梁。龐涓得到魏惠王的命令只得火速返國救援。魏軍為疲憊之師,怎能打過齊國以逸待勞的精銳之師。所以大敗。

第三計 借刀殺人

  比喻自己不出面,假借別人的手去害人。

  【原典】

  敵已明,友未定①,引友殺敵,不自出力,以《損》②推演。

  【注釋】

  ①友未定:「友」指軍事上的盟者,也即除敵、我兩方之外的第三者中,可以一時結盟而借力的人、集團或國家。友未定,就是說盟友對主戰的雙方,尚持徘徊、觀望的態度,其主意不明不定的情況。

  ②《損》:出自《易經·損》卦:「損: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孚,信用。元,大。貞,正。意即,取抑省之道去行事,只要有誠心,就會有大的吉利,沒有錯失,合于正道,這樣行事就可一切如意。又有《象》損卦:「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意指「損」與「益」的轉化關系,借用盟友的力量去打擊敵人,勢必要使盟友受到損失,但盟友的損失正可以換得自己的利益。

  【釋義】

  敵人的情況已經明了,友方的態度尚未確定。利用友方的力量去消滅敵人,自己不需要付出什麼力量。這是從《損》卦推演出的計策。

  【淺解】

  所謂借刀殺人,是指在對付敵人的時候,自己不動手,而利用第三者的力量去攻擊敵人,用以保存自己的實力;再進一步,則巧妙地利用敵人的內部矛盾,使其自相殘殺,以達到致敵于死地的目的。

  【按語】

  敵象已露,而另一勢力更張,將有所為,便應借此力以毀敵人。如:鄭桓公將欲襲鄶,先向鄶之豪杰、良臣、辨智、果敢之士,盡書姓名,擇鄶之良田賂之,為官爵之名而書之,因為設壇場郭門之處而埋之,釁之以雞緞,若盟狀。鄶君以為內難也,而盡殺其良臣。桓公襲鄶,遂取之。諸葛亮之和吳拒魏,及關羽圍樊、裹,曹欲徙都,懿及蔣濟說曹曰:「劉備、孫權外親內疏,關羽得志,權心不愿也。可遣人躡其后,許割江南以封權,則樊圍自釋。」曹從之,羽遂見擒。

  【故事】

  劉秀借刀殺李鐵。

第四計 以逸待勞

  指作戰時不首先出擊,養精蓄銳,以對付從遠道來的疲勞的敵人。

  【原典】

  困敵之勢①,不以戰;損剛益柔②。

  【注釋】

  ①困敵之勢:迫使敵入處于圍頓的境地。

  ②損剛益柔:語出《易經·損》。「剛」、「柔」是兩個相對的事物現象,在一定的條件下相對的兩方有可相互轉化。「損」,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兌下艮上)。上卦為艮,艮為山,下卦為兌,兌為澤。上山下澤,意為大澤浸蝕山根之象,也就說有水浸潤著山,抑損著山,故卦名叫損」。「損剛益柔」是根據此卦象講述「剛柔相推,而主變化」的普遍道理和法則。 此計正是根據「損」卦的道理,以「剛」喻敵,以「柔」喻已,意謂困敵可用積極防御,逐漸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使之由強變弱,而我因勢利導又可使自己變被動為主動,不一定要用直接進攻的方法,同樣可以制勝。

  【按語】

  此即致敵之法也。兵書云:「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逸,后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兵書論敵,此為論勢,則其旨非擇地以待敵;而在以簡馭繁,以不變應變,以小變應大變,以不動應動以小動應大動,以樞應環也。如:管仲寓軍令于內政,實而備之;孫臏于馬陵道伏擊龐涓;李牧守雁門,久而不戰,而實備之,戰而大破匈奴。

  【故事】

  三國時,吳國殺了關羽,劉備怒不可遏,親自率領七十萬大軍伐吳。蜀軍從長江上游順流進擊,居高臨下,勢如破竹。舉兵東下,連勝十余陣,銳氣正盛,直至彝陵,哮亭一帶,深入吳國腹地五六百里。孫權命青年將領陸遜為大都督,率五萬人迎戰。陸遜深諳兵法,正確地分析了形勢,認為劉備銳氣始盛,并且居高臨下,吳軍難以進攻。于是決定實行戰略退卻,以觀其變。吳軍完全撤出山地,這樣,蜀軍在五六百里的山地一帶難以展開,反而處于被動地位,欲戰不能,兵疲意阻。相持半年,蜀軍斗志松懈。陸遜看到蜀軍戰線綿延數百里,首尾難顧,在山林安營扎寨,犯了兵家之忌。時機成熟,陸遜下令全面反攻,打得蜀軍措手不及。陸遜—把火,燒毀蜀軍七百里連營,蜀軍大亂,傷亡慘重,慌忙撤退。陸遜創造了戰爭史上以少勝多、后發制人的著名戰例。

  第五計 趁火打劫

  本指趁人家失火的時候去搶東西。現比喻乘人之危,撈一把。

  【原典】

  敵之害大①,就勢取利,剛決柔也②。

  【注釋】

  ①敵之害大:害,指敵人所遭遇到的困難,危厄的處境。

  ②剛決柔也:語出《易經·央》卦。 央,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乾下兌上)。上卦為兌,兌為澤;下卦為乾,乾為天。兌上乾下,意為有洪水漲上天之象。《央央》的《彖》辭說:「央,決也。剛決柔也。」決,沖決、沖開、去掉的意思。因乾卦為六十四卦的第一卦,乾為天,是大吉大利,吉利的貞卜,所以此卦的本義是力爭上游,剛健不屈。所謂剛決柔,就是下乾這個陽剛之卦,在沖決上兌這個陰柔的卦。此計是以「剛」喻己,以「柔」喻敵,言乘敵之危,就勢而取勝的意思。

  【按語】

  敵害在內,則劫其地;敵害在外,則劫其民;內外交害,敗劫其國。如:越王乘吳國內蟹稻不遺種而謀攻之,后卒乘吳北會諸侯于黃池之際,國內空虛,因而搗之,大獲全勝。

  【故事】

  多爾袞趁亂入關。

  第六計 聲東擊西

  指表面上聲言要攻打東面,其實是攻打西面。軍事上使敵人產生錯覺的一種戰術。

  【原典】

  敵志亂萃①,不虞②,坤下兌上 ③之象,利其不自主而取之。

  【注釋】

  ①敵志亂萃:援引《易經.萃》卦中《象》辭:「乃亂乃萃,其志亂也」之意。萃,悴,即憔悴。是說敵人情志混亂而且憔悴。

  ②不虞:未意科,未預料。

  ③坤下兌上:萃卦為異卦相疊(坤下兌上)。上卦為兌,兌為澤;下并為坤,坤為地。有澤水淹及大地,洪水橫流之象。

  此計是運用「坤下兌上」之卦象的象理,喻「敵志亂萃」而造成了錯失叢雜、危機四伏的處境,我則要抓住敵人這不能自控的混亂之勢,機動靈活地運用時東時西,似打似離,不攻而示它以攻,欲攻而又示之以不攻等戰術,進一步造成敵人的錯覺,出其不意地一舉奪勝。

  【按語】

  西漢,七國反,周亞夫堅壁不戰。吳兵奔壁之東南陬,亞夫便備西北;已而吳王精兵果攻西北,遂不得入。此敵志不亂,能自去也。漢末,朱雋圍黃巾于宛,張圍結壘,起土山以臨城內,鳴鼓攻其西南,黃巾悉眾赴之,雋自將精兵五千,掩其東北,遂乘虛而入。此敵志亂萃,不虞也。然則聲東擊西之策,須視敵志亂否為定。亂,則勝;不亂,將自取敗亡,險策也。

  【故事】

  韓信木罌渡黃河。

(二)第二套 敵戰計

  處于勢均力敵態勢之計謀。或躍于淵。

第七計 無中生有

  本指本來沒有卻硬說有。現形容憑空捏造。

  【原典】

  誑也,非誑也,實其所誑也①。少陰、太陰、太陽②。

  【注釋】

  ①誑也,非誑也,實其所誑也:誑,欺詐、誑騙。實,實在,真實,此處作意動詞。句意為:運用假象欺騙對方,但并非一假到底,而是讓對方把受騙的假象當成 真象。

  ②少陰,太陰,太陽:此「陰」指假象,「陽」指真象。 句意為:用大大小小的假象去掩護真象。

  【按語】

  無而示有,誑也。誑不可久而易覺,故無不可以終無。無中生有,則由誑而真,由虛而實矣,無不可以敗敵,生有則敗敵矣,如:令狐潮圍雍丘,張巡縛嵩為人千余,披黑夜,夜縋城下;潮兵爭射之,得箭數十萬。其后復夜縋人,潮兵笑,不設備,乃以死士五百砍潮營,焚壘幕,追奔十余里。

  【故事】

  張儀誆楚助強秦。

第八計 暗度陳倉

  后多比喻暗中進行某種活動(多指男女私通達)。

  【原典】

  示之以動①,利其靜而有主,「益動而巽②」。

  【注釋】

  ①示之以動:示,給人看。動,此指軍事上的正面佯攻、佯動等迷惑敵方的軍事行動。

  ②益動而巽:語出《易經.益》卦。益,卦名。此卦為異卦相疊(震下巽上)。上卦為巽,巽為風;下卦為震,震為雷。意即風雷激蕩,其勢愈增,故卦名為益。與損卦之義,互相對立,構成一個統一的組紛。《益卦》的《彖》辭說:「益動而巽,日進無疆。」這是說益卦下震為雷為動,上巽為風為順,那麼,動而合理,是天生地長,好處無窮。

  此計是利用敵人被我「示之以動」的迷惑手段所蒙蔽,而我即乘虛而入,以達軍事上的出奇制勝。

  【按語】

  奇出于正,無正不能出奇。不明修棧道,則不能暗渡陳倉。昔鄧艾屯白水之北;姜維遙廖化屯白水之南,而結營焉。艾謂諸將日:「維令卒還,吾軍少,法當來渡,而不作橋,此維使化持我.令不得還。必自東襲取洮城矣。」艾即夜潛軍,徑到洮城。維果來渡。而艾先至,據城,得以不破。此則是姜維不善用暗渡陳倉之計;而鄧艾察知其聲東擊西之謀也。

  【故事】

  韓信奇兵取三秦。

第九計 隔岸觀火

  隔著河看對岸的火。比喻對別人的危難不予援救而在一旁看熱鬧。

  【原典】

  陽乖序亂①,陰以待逆②。暴戾恣睢③,其勢自斃。順以動豫,豫順以動④。

  【注釋】

  ①陽乖序亂:陽,指公開的。乖,違背,不協調。此指敵方內部矛盾激化,以致公開地表現出多方面秩序混亂、傾軋。

  ②陰以待逆:陰,暗下的。逆,叛逆。此指暗中靜觀敵變,坐待敵方更進一步的局面惡化。

  ③暴戾恣睢:戾,兇暴,猛烈。睢,任意胡為。

  ④順以動豫,豫順以動:語出《易經.豫》卦。豫,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坤下震上)。本卦的下卦為坤為地,上卦為震為雷。是雷生于地,雷從地底而出,突破地面,在空中自在飛騰。《豫卦》的《彖》辭說「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意即豫卦的意思是順時而動,正因為豫卦之意是順時而動,所以天地就能隨和其意,做事就順當自然。

  此計正是運用本卦順時以動的哲理,說坐觀敵人的內部惡變,我不急于采取攻逼手段,順其變,「坐山觀虎斗」,最后讓敵人自殘自戕,時機—到而我即坐收其利,一舉成功。

  【按語】

  乖氣浮張,逼則受擊,退則遠之,則亂自起。昔袁尚、袁熙奔遼東,眾尚有數千騎。初,遼東太守公孫康,恃遠不服。及曹操破烏丸,或說曹遂征之,尚兄弟可擒也。操曰:「吾方使斬送尚、熙首來,不煩兵矣。」九月,操引兵自柳城還,康即斬尚、熙,傳其首。諸將問其故,操日:「彼素畏尚等,吾急之,則并力;緩之,則相圖,其勢然也。」或曰:此兵書火攻之道也,按兵書《火攻篇》前段言火攻之法,后段言慎動之理,與隔岸觀火之意,亦相吻合。

  【故事】

  郭嘉定計滅袁氏。

第十計 笑里藏刀

  比喻外表和氣而內心陰險。

  【原典】

  信而安之①,陰以圖之②,備而后動, 勿使有變。剛中柔外也③。

  【注釋】

  ①信而安之:信,使信。安,使安,安然,此指不生 疑心。

  ②陰以圖之:陰,暗地里。

  ③剛中柔外:表面柔順,實質強硬尖利。

  【按語】

  兵書云:「辭卑而益備者,進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故凡敵人之巧言令色,皆殺機之外露也。宋曹瑋知渭州,號令明肅,西夏人憚之。一日瑋方對客弈棋,會有叛夸數千,亡奔夏境。堠騎(騎馬的偵宿員)報至,諸將相顧失色,公言笑如平時。徐謂騎日.「吾命也,汝勿顯言。」西夏人聞之,以為襲己,盡殺之。此臨機應變之用也。若勾踐之事夫差.則意使其久而安之矣。

  【故事】

  隋文帝智滅南陳。

第十一計 李代桃僵

  原指桃、李共患難。比喻兄弟相愛相助。后用來指互相頂替或代人受過。

  【原典】

  勢必有損,損陰以益陽①。

  【注釋】

  ①損陰以益陽:陰:此指某些細微的、局部的事物。陽,此指事物帶整體意義的、全局性的事物。這是說在軍事謀略上,如果暫時要以某種損失、失利為代價才能最終取勝,指揮者應當機立斷,作出某些局部、或暫時的犧牲,去保全或者爭取全局的、整體性的勝利。這是運用我國古代陰陽學說的陰陽相生相克、相互轉化的道理而制定的軍事謀略。

  【按語】

  我敵之情,各有長短。戰爭之事,難得全勝,而勝負之訣,即在長短之相較,乃有以短勝長之秘訣。如以下駟敵上駟,以上駟敵中駟,以中駟敵下駟之類:則誠兵家獨具之詭謀,非常理之可測也。

  【故事】

  三叉用計保孤兒。

第十二計 順手牽羊

  順手就牽了羊。比喻不費勁,乘機便得到的。現多指乘機拿走人家東西的偷竊行為。

  【原典】

  微隙在所必乘①;微利在所必得。少陰,少陽②。

  【注釋】

  ①微隙在所必乘:微隙,微小的空隙,指敵方的某些漏洞、疏忽。

  ②少陰,少陽:少陰,此指敵方小的疏漏,少陽,指我方小的得利。此句意為我方要善于捕捉時機,伺隙搗虛,變敵方小的疏漏而為我方小的得利。

  【按語】

  大軍動處,其隙甚多,乘間取利,不必以勝。勝固可用,敗亦可用。

  【故事】

  追廢帝鄭和下西洋。

(三)第三套 攻戰計

  處于進攻態勢之計謀。飛龍在天。

  第十三計 打草驚蛇

  打動草驚動了藏在草里的蛇。后用以指做事不周密,行動不謹慎,而使對方有所覺察。

  【原典】

  疑以叩實①,察而后動; 復者,陰之媒也②。

  【注釋】

  ①疑以叩實:叩,問,查究。意為發現了疑點就應 當考實查究清楚。

  ②復者,陰之媒也:復者,反復去做,即反復去叩實而后動。陰,此指某些隱藏著的、暫時尚不明顯或未暴露的事物、情況。媒,媒介。句意為反復叩實查究,而后采取相應的行動,實際是發現隱藏之敵的重要手段。

  【按語】

  敵力不露,陰謀深沉,未可輕進,應遍探其鋒。兵書云:「軍旁有險阻、潢井、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復索之,此伏奸所藏也。」

  【故事】

  魏軍兵敗木門道。

  第十四計 借尸還魂

  迷信人認為人死后靈魂可附著于別人的尸體而復活。后用以比喻已經死亡或沒落的事物,又假托別的名義或以另一種形式重新出現。

  【原典】

  有用者,不可借①;不能用者,求借②。借不能用者而用之,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③。

  【注釋】

  ①有用者,不可借;意為世間許多看上去很有用處的東西,往往不容易去駕馭而為已用。

  ②不能用者,求借:此句意與①句相對言之。即有些看上去無什用途的東西,往往有時我還可以借助它而為己發揮作用。猶如我欲「還魂」還必得借助看似無用的「尸體」的道理。此言兵法,是說兵家要善于抓住一切機會,甚至是看去無什用處的東西,努力爭取主動,壯大自己,即時利用而轉不利為有利,乃至轉敗為勝。

  ③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語出《易經.蒙》卦。蒙,卦名。本紛是異卦相疊(下坎上艮)。本卦上卦為艮為山,下卦為坎為水為險。山下有險,草木叢生,故說「蒙」。這是蒙卦卦象。這里「童蒙」是指幼稚無知、求師教誨的兒童。此句意為不是我求助于愚昧之人,而是愚昧之人有求于我了。

  【按語】

  換代之際,紛立亡國之后者,固借尸還境之意也。凡—切寄兵權于人,而代其攻寧者,皆此用也。

  【故事】

  立張楚陳勝為王。

  第十五計 調虎離山

  設法使老虎離開山頭。比喻為了便于行事,想法子引誘人離開原來的地方。

  【原典】

  待天以困之①,用人以誘之②,往蹇來連③。

  【注釋】

  ①待天以困之:天,指自然的各種條件或情況。此句意為戰場上我方等待天然的條件或情況對敵方不利時,我再去圍困他。

  ②用人以誘之:用人為的假象去誘惑他(指敵人),使他向我就范。

  ③往蹇來連:語出《易經.蹇》卦。蹇,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艮下坎上)。上卦為坎為水,下卦為艮為山。山上有水流,山石多險,水流曲折,言行道之不容易,這是本卦的卦象。蹇,困難;連,艱難。這句意為:往來皆難,行路困難重重。

  此計運用這個道理,是說戰場上若遇強敵,要善用謀,用假象使敵人離開駐地,誘他就我之范,喪失他的優勢,使他處處皆難,寸步難行,由主動變被動,而我則出其不意而致勝。

  【按語】

  兵書曰:「下政攻城」。若攻堅,則自取敗亡矣。敵既得地利,則不可爭其地。且敵有主而勢大:有主,則非利不來趨;勢大,則非天人合用,不能勝。漢末,羌率眾數千,遮虞詡于隊倉崤谷。詡即停軍不進,而宣言上書請兵,須到乃發。羌聞之,乃分抄旁縣。翔因其兵散,日夜進道,兼行百余里,令軍士各作兩灶,日倍增之,羌不敢逼,遂大破之。兵到乃發者,利誘之也;日夜兼進者,用天時以困之也;倍增其灶者,惑之以人事也。

  【故事】

  石蠟設計除暴君。

  第十六計 欲擒故縱

  要捉住他,故意先放開他。比喻為了進一步的控制,先故意放松一步。

  【原典】

  逼則反兵;走則減勢①。緊隨勿迫。累其氣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②。需,有孚,光③。

  【注釋】

  ①逼則反兵,走則減勢:走,跑。逼迫敵入太緊,他可能因此拼死反撲,若讓他逃跑則可減削他的氣勢。

  ②兵不血刃:血刃,血染刀刃。此句意為兵器上不 沾血。

  ②需,有孚,光:語出《易經.需卦》。需,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乾下坎上)。需的下卦為乾為天,上卦為坎為水,是降雨在即之象。也象征著一種危險存在著(因為「坎」有險義),必得去突破它,但突破危險又要善于等待。「需」,等待。《易經,需》卦卦辭:「需,有享,光享」。孚,誠心。光,通廣。句意為:要善于等待,要有誠心(包含耐性),就會有大吉大利。

  【按語】

  所謂縱著,非放之也,隨之,而稍松之耳。「窮寇勿追」,亦即此意,蓋不追者,非不隨也,不追之而已。武侯之七縱七擒,即縱而隨之,故躡展轉推進,至于不毛之地。武侯之七縱,其意在拓地,在借孟獲以服諸蠻,非兵法也。故論戰,則擒者不可復縱。

  【故事】

  諸葛亮七擒孟獲。

  第十七計 拋磚引玉

  以自己的粗淺的意見引出別人高明的見解。這是謙虛的話。

  【原典】

  類以誘之①,擊蒙也②。

  【注釋】

  ①類以誘之:出示某種類似的東西并去誘惑他。

  ②擊蒙也:語出《易經.蒙》如。參前「借尸還魂」計注釋④。擊,撞擊,打擊。句意為:誘惑敵人,便可打擊這種受我誘惑的愚蒙之人了。

  【按語】

  誘敵之法甚多,最妙之法,不在疑似之間,而在類同,以固其惑。以旌旗金鼓誘敵者,疑似也;以老弱糧草誘敵者,則類同也。如:楚伐絞,軍其南門,屈瑕曰:「絞小而輕,輕則寡謀,請勿捍采樵者以誘之。」從之,絞人獲利。明日絞人爭出,驅楚役徙于山中。楚人坐守其北門,而伏諸山下,大敗之,為城下之盟而還。又如孫臏減灶而誘殺龐涓。

  【故事】

  蕭翼智賺《蘭亭序》帖。

  第十八計 擒賊先擒王

  作戰要先擒拿主要敵手。比喻做事要抓關鍵。

  【原典】

  摧其堅,奪其魁,以解其體。龍戰于野,其道窮也①。

  【注釋】

  ①龍戰于野,其道窮也:語出《易經.坤》卦。坤,卦名。本卦是同卦相疊(坤下坤上),為純陰之卦。引本卦上六,《象辭》:「龍戰于野,其道窮也。」是說即使強龍爭斗在田野大地之上,也是走入了困頓的絕境。比喻戰斗中擒賊擒王謀略的威力。

  【按語】

  攻勝則利不勝取。取小遺大,卒之利、將之累、帥之害、攻之虧也。舍勝而不摧堅擒王.是縱虎歸山也。擒王之法,不可圖辨旌旗,而當察其陣中之首動。昔張巡與尹子奇戰,直沖敵營,至子奇麾下,營中大亂,斬賊將五十余人,殺士卒五千余人。迎欲射子奇而不識,剡蒿為矢,中者喜謂巡矢盡,走白子奇,乃得其狀,使霽云射之,中其左目,幾獲之,子奇乃收軍退還。

  【故事】

  西門豹治鄴。

(四)第四套 混戰計

  處于不分敵友、軍閥混戰態勢之計謀。見龍在野。

  第十九計 釜底抽薪

  從鍋底抽掉柴火。比喻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原典】

  不敵其力①,而消其勢②,兌下乾上之象③。

  【注釋】

  ①不敵其力:敵,動詞,攻打。力,最堅強的部位。

  ②而消其勢:勢,氣勢。

  ③兌下乾上之象:《易經》六十四卦中,《履》卦為 「兌下乾上」,上卦為乾為天.下卦為兌為澤。又,兌為陰卦,為柔;乾為陽卦,為剛。兌在下,從循環關系和規律上說,下必沖上,于是出現「柔克剛」之象。此計正是 運用此象推理衍之,喻我取此計可勝強敵。

  【按語】

  水沸者,力也,火之力也,陽中之陽也,銳不可當;薪者,火之魄也,即力之勢也,陰中之陰也,近而無害;故力不可當而勢猶可消。尉繚子曰:「氣實則斗,氣奪則走。」面奪氣之法,則在攻心,昔吳漢為大司馬,有寇夜攻漢營,軍中驚擾,漢堅臥不動,軍中聞漢不動,有傾乃定。乃選精兵反擊,大破之:此即不直當其力而撲消其勢也。宋薛長儒為漢、湖、滑三州通判,駐漢州。州兵數百叛,開營門,謀殺知州、兵馬監押,燒營以為亂。有來告者,知州、監押皆不敢出。長儒挺身徒步,自壞垣入其營中,以福禍語亂卒日:「汝輩皆有父母妻子,何故作此?叛者立于左,脅從者立于右!」于是,不與謀者數百人立于右;獨主謀者十三人突門而出,散于諸村野,尋捕獲。時謂非長儒,則一城涂炭矣!此即攻心奪氣之用也。或日:敵與敵對,搗強敵之虛以敗其將成之功也。

  【故事】

  曹操奇兵襲烏巢。

  第二十計 混水摸魚

  比喻趁混亂時機攫取不正當的利益。也作「渾水摸魚」。

  【原典】

  乘其陰亂①,利其弱而無主。隨,以向晦入宴息②。

  【注釋】

  ①乘其陰亂:陰,內部。意為乘敵人內部發生混亂。

  ②隨,以向晦入宴息:語出《易經.隨》卦。隨,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兌上)。本卦上卦為兌為澤;下卦為震為雷。言雷入澤中,大地寒凝,萬物蟄伏,故如象名「隨」。隨,順從之意。《隨卦》的《象》辭說:「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向晦入宴息。」意為人要隨應天時去作息,向晚就當入室休息。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打仗時要得于抓住敵方的可乘之隙,而我借機行事,使亂順我之意,我便亂中取利。

  【按語】

  動蕩之際,數力沖撞,弱者依違無主,散蔽而不察,我隨而取之。《六韜》日:「三軍數驚,士卒不齊,相恐以敵強,相語以不利,耳目相屬,妖言不止,眾口相惑,不畏法令,不重其將:此弱征也。」是魚,混戰之際,擇此而取之。如:劉備之得荊州,取西川,皆此計也。

  【故事】

  攪亂局淝水敗苻堅。

  第二十一計 金蟬脫殼

  蟬變為成蟲時要脫去幼早的殼。比喻用計脫身。

  【原典】

  存其形,完其勢①;友不疑,敵不動。巽而止蠱②。

  【注釋】

  ①存其形,完其勢,保存陣地已有的戰斗形貌,進一步完備繼續戰斗的各種態勢。

  ②巽而止蠱:語出《易經·蠱》卦。蠱,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巽下艮上)。本卦上卦為艮為山為剛,為陽卦;巽為風為柔,為陰勢。故「蠱」的卦象是「剛上柔下」,意即高山沉靜,風行于山下,事可順當。又,艮在上卦,為靜;巽為下卦,為謙遜,故說「謙虛沉靜」,「弘大通泰」是天下大治之象。

  此計引本卦《彖》辭:「巽而止,蠱。」其意是我暗中謹慎地實行主力轉移,穩住敵人,我則乘敵不驚疑之際脫離險境,就可安然躲過戰亂之危。「蠱」,意為順事。

  【按語】

  共友擊敵,坐觀其勢。尚另有一敵,則須去而存勢。則金蟬脫殼者,非徒走也,蓋為分身之法也。故大軍轉動.而旌旗金鼓,儼然原陣,使敵不敢動,友不生疑,待己摧他敵而返,而友敵始知,或猶且不如。然則金蟬脫殼者,在對敵之際,而抽精銳以襲別陣也。如:諸葛亮卒于軍,司馬懿追焉,姜維令儀反旗鳴鼓,若向懿者,懿退,于是儀結營而去。檀道濟被圍,乃命軍士悉甲,身自(白)服乘輿徐出外圍,魏懼有伏,不敢逼,乃歸。

  【故事】

  慈禧用計回北京。

  第二十二計 關門捉賊

  關起門來捉進入屋內的盜賊。

  【原典】

  小敵困之①。剝,不利有攸往②。

  【注釋】

  ①小敵困之:對弱小或者數量較少的敵人,要設法去困圍(或者說殲滅)他。

  ②剝,不利有攸往:語出《易經.剝》卦。剝,卦名。本卦異卦相疊(坤下艮上),上卦為艮為山,下卦為坤為地。意即廣闊無邊的大地在吞沒山,故外名日「剝」。「剝」,落的意思。卦辭:「剝,不利有彼往」意為:剝卦說,有所往則不利。

  此計引此卦辭,是說對小股敵人要即時圍困消滅,而不利于去急追或者遠襲。

  【按語】

  捉賊而必關門,非恐其逸也,恐其逸而為他人所得也;且逸者不可復追,恐其誘也。賊署,奇兵也,游兵也,所以勞我者也。吳子曰:「今使一死賊,伏于礦野,千人追之,莫不梟視狼顧。何者?恐其暴起而害己也。是以—人投命,足懼千夫。」追賊者,賊有脫逃之機,勢必死斗;若斷其去路,則成擒矣。故小敵必困之,不能,則放之可也。

  【故事】

  白起長平敗趙括。

  第二十三計 遠交近攻

  結交離得遠的國家而進攻鄰近的國家。這是秦國用以并吞六國,統一全國的外交策略。

  【原典】

  形禁勢格①,利從近取,害以遠隔②。上火下澤③。

  【注釋】

  ①形禁勢格:禁,禁止。格,阻礙。句意為受到地勢的限制和阻礙。

  ②利從近取,害以遠隔:句意為,先攻取就近的敵人有利,越過近敵先去攻取遠隔之敵是有害的。

  ③上火下澤:語出《易經·睽》卦。睽,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兌下離上)。上卦為離為火,下卦為兌為澤。上離下澤,是水火相克,水火相克則又可相生,循環無窮。又「睽」,乘違,即矛盾。本卦《象》辭:「上火下澤,睽。」意為上火下澤,兩相離違、矛盾。

  此計運用「上火下澤」相互離違的道理,說明采取「遠交近攻」的不同做法,使敵相互矛盾、離違,而我正好各個擊破。

  【按語】

  混戰之局,縱橫捭闔之中,各自取利。遠不可攻,而可以利相結;近者交之,反使變生肘腑。范雎之謀,為地理之定則,其理甚明。

  【故事】

  定國策范瞧拜相。

  第二十四計 假道伐虢

  以借路為名,實際上要侵占該國(或該路)。虢,諸侯國名。也作「假道滅虢」。

  【原典】

  兩大之間,敵脅以從,我假以勢①。困,有言不信②。

  【注釋】

  ①兩大之間,敵脅以從,我假以勢:假,借。句意為:處在我與敵兩個大國之中的小國,敵方若脅迫小國屈從于他時,我則要借機去援救,造成一種有利的軍事態勢。

  ②困,有言不信:語出《易經·困》卦。困,卦名。本紛為異卦相疊(坎下兌上),上卦為兌為澤,為陰;下卦為坎為水,為陽。卦象表明,本該容納于澤中的水,現在離開澤而向下滲透,以致澤無水而受困,水離開澤流散無歸也自困,故卦名為「困」。「困」,困乏。卦辭:「困,有言不信。」意為,處在困乏境地,難道不相信這基嗎?此計運用此卦理,是說處在兩個大國中的小國,面臨著受人脅迫的境地時,我若說援救他,他在困頓中會不相信嗎?

  【按語】

  假地用兵之舉,非巧言可誑,必其勢不受—方之脅從,則將受雙方之夾擊。如此境況之際,敵必迫之以威,我則誑之以不害,利其幸存之心,速得全勢,彼將不能自陣,故不戰而滅之矣。如:晉侯假道于虞以伐虢,晉滅虢,虢公丑奔京師,師還,襲虞滅之。

  【故事】

  蠢虞公貪財喪國。

(五)第五套 并戰計

  對付友軍反為敵態勢之計謀。終日乾乾

  第二十五計 偷梁換柱

  比喻暗中玩弄手法,以假代真。

  【原典】

  頻更其陣,抽其勁旅,待其自敗, 而后乘之①,曳其輪也②。

  【注釋】

  ①句中的幾個「其」字,均指盟友、盟軍言之。

  ②曳其輪也:「語出《易經,既濟》紛。既濟,齡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離下坎上)。上卦為坎為水,下卦為離為火。水處火上,水勢壓倒火勢,救火之事,大告成功,故卦名「即濟」。既,已經;濟,成功。本卦初九?《象》辭:「曳其輪,義無咎也。」意為,拖住了車輪,車子就不能運行了。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好比拖住了車輪,車子就不能運行了。己方抽其友方勁旅,如同抽出梁木,房屋就會坍塌,于是己方就可以控制他了。

  【按語】

  陣有縱橫,天衡為梁,地軸為柱。梁柱以精兵為之,故觀其陣,則知精兵之所有。共戰他敵時,頻更其陣,暗中抽換其精兵,或竟代其為梁柱;勢成陣塌,遂兼其兵。并此敵以擊他敵之首策也。

  【故事】

  貍貓換太子。

  第二十六計 指桑罵槐

  指著桑樹罵槐樹。比喻借題發揮,指著這個罵那個。

  【原典】

  大凌小者,警以誘之①。剛中而應,行險而順②。

  【注釋】

  ①大凌小者,警以誘之:強大者要控制弱下者,要用警戒的辦法去誘導他。

  ②剛中而應,行險而順:語出《易經.師》卦。師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坎下坤上)。本卦下卦為坎為水,上卦為坤為地,水流地下,隨勢而行。這正如軍旅之象,故名為「師」。本卦《彖》辟說:「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剛中而應」是說九二以陽爻居于下坎的中信,叫「剛中」,又上應上坤的六五,此為此應。下卦為坎,坎表示險,上卦為坤,坤表示順,故又有「行險而順」之象。以此卦象的道理督治天下,百姓就會服從。這是吉祥之象。「毒」,督音,治的意思。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治軍,有時采取適當的強剛手段便會得到應和,行險則遇順。

  【按語】

  率數未服者以對敵,若策之不行,而利誘之,又反啟其疑,于是故為自誤,責他人之失,以暗警之。警之者,反誘之也。此蓋以剛險驅之也。或曰:此遣將之法也。

  【故事】

  嚴軍紀穰苴斬莊賈。

  第二十七計 假癡不癲

  假裝癡呆,掩人耳目,另有所圖。

  【原典】

  寧偽作不知不為,不偽作假知妄為①。靜不露機,云雪屯也②。

  【注釋】

  ①寧偽作不知不為,不偽作假知妄為:寧可假裝著無知而不行動,不可以假裝假知而去輕舉妄動。

  ②靜不露機,云雷屯也:語出《易經.屯》卦。屯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坎上),震為雷,坎為雨,此卦象為雷雨并作,環境險惡,為事困難。「屯,難也」。《屯卦》的《彖》辭又說「云雷,屯。」坎為雨,又為云,震為雷。這是說,云行于上,雷動于下,云在上有壓抑雷之象征,這是屯卦之卦象。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在軍事上,有時為了以退求進,必得假癡不癲,老成持重,以達后發制人。這就如同云勢壓住雷動,且不露機巧一樣,最后一旦爆發攻擊,便出其不意而獲勝。

  【按語】

  假作不知而實知,假作不為而實不可為,或將有所為。司馬懿之假病昏以誅曹爽,受巾幗假請命以老蜀兵,所以成功;姜維九伐中原,明知不可為而妄為之,則似癡矣,所以破滅。兵書曰:「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當其機未發時,靜屯似癡;若假癲,則不但露機,則亂動而群疑。故假癡者勝,假癲者敗。或日:假癡可以對敵,并可以用兵。宋代,南俗尚鬼。狄青征儂智高時,大兵始出桂林之南,因佯祝曰:「勝負無以為據。」乃取百錢自持,與神約,果大捷,則投此錢盡錢面也。左右諫止,儻不如意,恐沮師,青不聽。萬眾方聳視,已而揮手一擲,百錢旨面。于是舉兵歡呼,聲震林野,青亦大喜;顧左右。取百丁(釘)來,即隨錢疏密,布地而帖丁(釘)之,加以青紗籠,手自封焉。曰:「俟凱旋,當酬神取錢。」其后平邕州還師,如言取錢,幕府士大夫共祝視,乃兩面錢也。

  【故事】

  燕王裝瘋奪皇權。

  第二十八計 上屋抽梯

  上樓以后拿掉梯子。借指與人密談。也用以比喻慫恿人,使人上當。

  【原典】

  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斷其援應,陷之死地①。遇毒,位不當也②。

  【注釋】

  ①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斷其援應,陷之死地:假,借。句意:借給敵人一些方便(即我故意暴露出一些破綻),以誘導敵人深入我方,乘機切斷他的后援和前應,最終陷他于死地。

  ②遇毒,位不當也:語出《易經.噬嗑》卦。噬嗑,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離上)。上卦為離為火,下卦為震為雷,是既打雷,又閃電,威嚴得很。又離為陰卦,震為陽卦,是陰陽相濟,剛柔相交,以喻人要恩威并用,嚴明結合,故封名為「噬嗑」,意為咀嚼。本卦六三.《象》辭:「遇毒,位不當也。」本是說,搶臘肉中了毒(古人認為臘肉不新鮮,含有毒素,吃了可能中毒),因為六三陰兌爻于陽位,是位不當。

  此計運用此理,是說敵入受我之唆,猶如貪食搶吃,只怪自己見利而受騙,才陷于了死地。

  【按語】

  唆者,利使之也。利使之而不先為之便,或猶且不行。故抽梯之局,須先置梯,或示之梯。如:慕容垂、姚萇諸人慫秦苻堅侵晉,以乘機自起。

  【故事】

  劉琦登樓求妙計。

  第二十九計 樹上開花

  比喻將本求利,別人收獲。語出《蕩寇志》。

  【原典】

  借局布勢,力小勢大①。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也②。

  【注釋】

  ①借局布勢,力小勢大:句意為借助某種局面(或手段)布成有利的陣勢,兵力弱小但可使陣勢顯出強大的樣子。

  ②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語出《易經.漸》卦。漸,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艮下巽上).上卦為巽為木,下卦為艮為山。卦象為木植長于山上,不斷生長,也喻人培養自己的德性,進而影響他人,漸,即漸進。本卦上九說「鴻漸于陸,其羽可為儀,吉利,」是說鴻雁走到山頭,它的羽毛可用來編織舞具這是吉利之兆。

  此計運用此理,是說弱小的部隊通過憑借某種因素,改變外部形態之后,自己陣容顯得充實強大了,就象鴻雁長了羽毛豐滿的翅膀一樣。

  【按語】

  此樹本無花,而樹則可以有花,剪彩貼之,不細察者不易發,使花與樹交相輝映,而成玲瓏全局也。此蓋布精兵于友軍之陣,完其勢以威敵也。

  【故事】

  田單大擺火牛陣。

  第三十計 反客為主

  本是客人卻用主人的口氣說話。后指在一定的場合下采取主動措施,以聲勢壓倒別人。

  【原典】

  乘隙插足,扼其主機①,漸之進也②。

  【注釋】

  ①乘隙插足,扼其主機:把準時機插足進去,掌握他的要害關節之處。

  ②漸之進也:語出《易經.漸》卦。(漸卦解釋見前計②)本卦《彖》辭:「漸之進也。」意為漸就是漸進的意思。

  此計運用此理,是說乘隙插足,扼其主機。《易經.漸》卦上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要循序漸進。

  【按語】

  為人驅使者為奴,為人尊處者為客,不能立足者為暫客,能立足者為久客,客久而不能主事者為賤客,能主事則可漸握機要,而為主矣。故反客為主之局:第—步須爭客位;第二步須乘隙;第三步須插足;第四足須握機;第五乃為主。為主,則并人之軍矣;此漸進之陰謀也。如李淵書尊李密,密卒以敗;漢高視勢未敵項羽之先,卑事項羽。使其見信,而漸以侵其勢,至垓下—役,—亡舉之。

  【故事】

  郭子儀單騎退敵。

(六)第六套 敗戰計

  處于敗軍態勢之計謀。潛龍勿用。

  第三十一計 美人計

  以美女誘人的計策。

  【原典】

  兵強者,攻其將;將智者,伐其情①。將弱兵頹,其勢自萎。利用御寇,順相保也②。

  【注釋】

  ①兵強者,攻其將;兵智者,伐其情:句意:對兵力強大的敵人,就攻擊他的將帥,對明智的敵人,就打擊他的情緒。

  ②利用御寇,順相保也:語出《易經.漸》卦。(卦名解釋見計「樹上開花」注②)本身九三《象》辭:「利御寇,順相保也。」是說利于抵御敵人,順利地保衛自己。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利用敵人自身的嚴重缺點,己方順勢以對,使其自頹自損,己方一舉得之。

  【按語】

  兵強將智,不可以敵,勢必事先。事之以土地,以增其勢,如六國之事秦:策之最下者也。事之以幣帛,以增其富,如宋之事遼金:策之下者也。惟事以美人,以佚其志,以弱其體,以增其下之怨。如勾踐以西施重寶取悅夫差,乃可轉敗為勝。

  【故事】

  報國仇西施赴吳。

  第三十二計 空城計

  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缺乏兵備而故意示意人以不設兵備,造成敵方錯覺,從而驚退敵軍之事。后泛指掩飾自己力量空虛、迷惑對方的策略。

  【原典】

  虛者虛之,疑中生疑①;剛柔之際②,奇而復奇。

  【注釋】

  ①虛者虛之,疑中生疑:第一個「虛」為名詞,意為空虛的,第二個「虛」為

  動詞,使動,意為讓它空虛。全句意:空虛的就讓它空虛,使他在疑惑中更加產生

  疑惑。

  ②剛柔之際:語出《易經·解》卦。解,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坎下震上)。

  上卦為震為雷,下卦為坎為雨。雷雨交加,蕩滌宇內,萬象更新,萬物萌生,故卦

  名為解。解,險難解除,物情舒緩。本卦初六.《象》辭「剛柔之際,義無咎也」,

  是使剛與柔相互交會,沒有災難。

  【按語】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敵我交會,相戰,運用此計可產生奇妙而又奇妙的功效。

  古人按語說:虛虛實實,兵無常勢。虛而示虛,諸葛而后,不乏其人。如吐蕃陷瓜州,王君煥死,河西洶懼。以張守歸圭為瓜州刺史,領余眾,方復筑州城。版干(筑城墻用的夾板和立柱)裁立.敵又暴至。略無守御之具。城中相顧失色,莫有斗志。守圭日:「徒眾我寡,又瘡痍之后,不可以矢石相持,須以權道制之。」乃于城上,置酒作樂,以會將士。敵疑城中有備,不敢攻而退。又如齊祖鋌為北徐州刺史,至州,會有陣寇百姓多反。鋌不關城門,守陴者,皆令下城,靜座街巷,禁斷行人雞犬。賊無所見聞,不測所以,或疑人走城空,不設警備。鋌復令大叫,鼓噪聒天,賊大驚,頓時走散。

  【故事】

  失街亭孔明弄險。

  第三十三計 反間計

  原指使敵人的間諜為我所用,或使敵人獲取假情報而有利于我的計策。后指用計謀離間敵人引起內訌。

  【原典】

  疑中之疑①。比之自內,不自失也②。

  【注釋】

  ①疑中之疑:句意為在疑陣中再布疑陣。

  ②比之自內,不自失也:語出《易經·比》卦。比,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坤下坎上)。本卦上卦為坎為為相依相賴,故名「比」。比,親比,親密相依。本紛六二。《象》辭:「比之自內,不自失也。」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在布下一重重的疑陣之后,能使來自敵內部的間諜歸順于我。

  【按語】

  間者,使敵自相疑忌也;反間者,因敵之間而間之也。如燕昭王薨,惠王自為太子時,不快于樂毅。田單乃縱反間曰:「樂毅與燕王有隙,畏誅,欲連兵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唯恐他將來,即墨殘矣。惠王聞之,即使騎劫代將,毅遂奔趙。又如周瑜利用曹操間諜,以間其將;陳平以金縱反間于楚軍,間范增,楚王疑而去之。亦疑中之疑之局也。

  【故事】

  群英會蔣干中計。

  第三十四計 苦肉計

  故意毀傷身體以騙取對方信任,從而進行反間的計謀。

  【原典】

  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①。童蒙之吉,順以巽也②。

  【注釋】

  ①人不自害,受害為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正常情況下)人不會自我傷害,若他受害必然是真情;(利用這種常理)我則以假作真,以真作假,那麼離間計就可實行了。

  ②童蒙之吉,順以巽也:語出《易經.蒙》卦(卦名解釋見第十四計注)。本卦六五.《象》辭:「童蒙之吉,順以巽也。」本意是說幼稚蒙昧之人所以吉利,是因為柔順服從。

  本計用此象理,是說用采用這種辦法欺騙敵人,就是順應著他那柔弱的性情達到目的。

  【按語】

  間者,使敵人相疑也;反間者,因敵人之疑,而實其疑也;苦肉計者,蓋假作自間以間人也。凡遣與己有隙者以誘敵人,約為響應,或約為共力者:皆苦肉計之類也。如:鄭武公伐胡而先以女妻胡君,并戮關其思;韓信下齊而驪生遭烹。

  【故事】

  王佐斷臂詐投金,黃蓋詐降曹操。

  第三十五計 連環計

  本為元雜劇名。劇本寫漢末董卓專權,王允設計,先許嫁美女貂蟬與呂布,后又獻給董卓,以離間二人,致使呂布殺死董卓。后用以指一個接一個相互關聯的計策。

  【原典】

  將多兵眾,不可以敵,使其自累,以殺其勢。在師中吉,承天寵也①。

  【注釋】

  ①在師中古,承天變也:語出《易經.師》卦(卦名講釋見前第二十六計注)。本卦九二.《象》辭:「在師中吉,承天寵也」是說主帥身在軍中指揮,吉利,因為得到上天的寵愛。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將帥巧妙地運用此計,克敵制勝,就如同有上天護佑一樣。

  【按語】

  龐統使曹操戰艦勾連,而后縱火焚之,使不得脫。則連環計者,其結在使敵自累,而后圖之。蓋一計累敵,—計攻敵,兩計扣用,以摧強勢也。如宋畢再遇賞引敵與戰,且前且卻,至于數四。視日已晚,乃以香料煮黑,布地上。復前博戰,佯敗走。敵乘勝追逐。其馬已饑,聞豆香,乃就食,鞭之不前。遇率師反攻,遂大勝。皆連環之計也。

  【故事】

  獻貂蟬王允除董卓。

  第三十六計 走為上

  指戰爭中看到形勢對自己極為不利時就逃走。現多用于做事時如果形勢不利沒有成功的希望時就選擇退卻、逃避的態度。

  【原典】

  全師避敵①。左次無咎,未失常也②

  【注釋】

  ①全師避敵:全軍退卻,避開強敵。

  ②左次無咎:未失常也:語出《易經.師》卦(卦名解釋見前二十六計注)。本卦六四.《象》辭:「左次無咎,未失常也。」是說軍隊在左邊扎營,沒有危險,(因為扎營或左邊或右邊,要依時情而定)并沒有違背行軍常道。

  【按語】

  敵勢全勝,我不能戰,則:必降;必和;必走。降則全敗,和則半敗,走則未敗。未敗者,勝之轉機也。如宋畢再遇與金人對壘,度金兵至者日眾,難與爭鋒。—夕拔營去,留旗幟于營,豫縛生羊懸之,置其前二足于鼓上,羊不堪懸,則足擊鼓有聲。金人不覺為空營,相持數日,乃覺,欲追之,則已遠矣。(《戰略考.南宋》)可謂善走者矣。


用戶評論